花精創始組織認證中文課程招生中



英國花精

「英國花精 (The Bach Flower Remedies--又名巴哈花精或巴哈花藥) 」由英國名醫創立,運用天然植物能量與自我覺察心理情緒的方式,幫助現代人處理心理與壓力困擾,在歐美等先進國家已使用約七十年,是一種安全有效的自然療法

英國巴哈醫生(Dr Edward Bach)在多年的行醫生涯過程中,發現身體健康與我們的思考與認知等心理狀態習習相關,所以要治癒疾病,如果只治療身體是不夠的。他認為心理與身體是不可分割的整體,要真正治療身體的疾病,心理問題的處理是首要的,而當心理問題完全獲得解決後,身體才會真正康復。基於這個理念,他放棄倫敦優渥的薪水,移居到倫敦北部一處村莊,在那裡他開始走遍英國田野,找尋真正能幫助人們獲得健康的新方法。

巴哈醫生運用敏銳的直覺,以神農嘗百草的方式,逐步找到三十八種能協助人類解決各種心理困擾的植物與泉水。在發現各種花精的過程中,巴哈醫生不懼身體所出現的強烈身心症狀,反而視之為找到適當植物處方的助力。而經濟的壓力,與來自英國醫生協會取消其醫生執照的威脅,都不能阻止巴哈醫生為人類找尋一個真正能幫助康復的方法。終於巴哈醫生於1936年完成整套系統及所有海內外的測試,並將這套療法囑託其傳人後,在年底於睡夢中辭世。

巴哈醫生的三十八種療方中,除了一項是使用英國山野的泉水外,其餘皆使用植物的花來做材料。母液的製作方法是採集當季盛開的花朵放在玻璃容器中,再經由陽光曝曬約四小時,這種方法就是巴哈醫生所研發聞名於世的日光粹取法,而一些屬於硬質木的花朵則使用水煮的方式以採集其能量精華,二種方法所取得的能量水,再加上白蘭地予以保存。這種製作方式完全符合人工天然,所以花精在全世界使用約七十年,從未有任何傷害人體或副作用發生的案例,是一種最自然溫合與安全的輔助法。目前製作花精母液的工作由「巴哈中心-- The Dr Edward Bach Centre」負責,製作完成的母液則交由英國一家歷史悠久的同類療法公司(Nelsonbach)進行稀釋與包裝的全球行銷工作。

回到上面

英國花精的宗旨--自助助人

英國花精諮詢師使用「談話諮詢」方式,讓人們瞭解自己與花精的使用法後,自我療癒

英國巴哈醫生自完成 花精系統以來,全世界已有許多人使用這套系統成功提升身心健康。也因它的神奇效果,許多國家紛紛參考其原則與方法,開發出各種花精系統,據瞭解,澳洲、美國、阿拉伯、印度與台灣等地都有類似的系統,而用來選擇花精的方式更是五花八門,簡單歸納後大概可分為如抽花精卡的直覺感應法與儀器測量二種,這二類的方法或許有用,但許多人不知道,這種選花精的方式可能無法充份發揮巴哈醫生所創這套療法最珍貴的精神,並可能減低這套系統所能發揮的深度與廣度。

巴哈醫生當初發明這套療法就是希望每個人能夠關注自己的情緒,進而達到"認識自己""自我療癒"的目標,使用儀器與直覺感應法,或許有用,但是較無法讓人經由自我覺察情緒的過程中,學習到處理情緒的方法。一般說來,使用儀器與直覺感應法所找到的花精,有時可能是人們心理問題較底層的原因,不是人們目前所能查察的情緒,所以常有些人會覺得所找到的花精似乎不符合自己的心理狀態。舉個例子來說,小明原本是位羞怯膽小的小孩,剛上學時,因為曾受過同學的欺凌,所以開始武裝自己,常藉故發脾氣讓自己看起來很凶作為防衛,日子久了,他早就忘記自己那種容易害羞與害怕的特質,只知道自己很容易發脾氣,這時如果告訴小明,他需要的是處理恐懼與擔心的花精,必定會讓人覺得有些疑惑。而且有些心理問題的導因,可能不是人們目前有勇氣面對的問題,太早對人們坦露,對他們可能會是一種傷害。再者,如果人們經由花精之助再加上自我覺察後所得的領悟,這種領悟常會有很強的淨化力量,這是使用感應或儀器法所難以企及的效果。

巴哈醫生希望每個人都能覺察自我情緒,並使用花精來幫助自己,所以當初創立這套系統時就以"簡單"做為最 核心的精神,創立的花精數量皆力求精簡,讓一般人能較快學習到這套方法,做為自助的基礎。使用直覺感應法看似簡單,但是因為這種開列處方的方式,一來其可信度不是十分穩定,二來人們無法培養自我覺察的習慣,所以並不理想;而依賴儀器的方式,不僅無法養成自我覺察,人們還必須一直回去接受他人幫助,無法學到自己處理情緒的方法,所以二者都不是很理想。

正統的英國花精諮詢師必須堅守使用"談話"方式,而不是使用儀器或如抽花精卡、占卜、U型環等感應法來幫人們選擇花精。諮詢師以陪在個案旁邊的方式,配合他們的腳步,協助他們找出目前最感困擾的問題,再以剝洋蔥的方式,一層層協助人們進入內心世界觀察自己的情緒,再教人們使用適合的花精協助他們走過每一層心靈關卡。所以當人們接受這套方法的協助後,不僅可以讓人瞭解從小到大因自我防衛所發展的情緒模式,還能學習到花精的使用方式,將來就不須依賴諮詢師,而能夠自己幫助自己,這才是"給魚竿,而不是給他魚吃"的根本治療。

這也是為何,「英國花精總部」會嚴格要求其所屬會員堅守"談話"方式的原因,因為,我們的宗旨就是希望人們都能瞭解自己,最後成為自己的心理醫生,行有餘力並可幫助自己的親友家人恢復身心平衡,現在已有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緊張、壓力常是導致像心血管與腸胃疾病的重要原因,如果自己或親友在急躁與壓力大時就可以使用花精緩和情緒,這樣或許可以大幅減低像胃出血等身體疾病發生的機率,如此一來,我們便可以在身體疾病發生前或初期階段就可獲得幫助,不用等到嚴重的身體病痛發生後,再把所有的工作全數交在少數醫生與醫院中,大幅減輕醫療負擔。

回到上面


三十八種花精與救援花精之使用說明

--摘譯自巴哈醫生之十二種原始花精與其他花精(The Twelve Healers and Other Remedies、)茱蒂霍華之巴哈花精指導手冊(The Bach Flower Remedies Step by Step)-- ●譯者與整理者:張伊瑩

 

 

38種花精所針對的七大類情緒:

(注意:三十八種花精的中文譯名系統相當不一致,為避免混淆,建議先使用英文名稱,中文譯名做為參考。)

1.恐懼與擔憂--

2.疑惑、茫然不確定感--

3.逃避現實對現況失去興趣--

4.孤獨感-- 5.易受他人或環境影響--
  • 龍芽草Agrimony:幫助將痛苦煩惱隱藏在笑臉之下的人。
  • 矢車菊Centaury:幫助因柔順而無法拒絕他人要求的人。
  • 胡桃Walnut幫助生活正經歷重要變化但無法適應的人;幫助人們堅持自己的路,不易受他人影響而隨波逐流。
  • 冬青Holly幫助處理憤怒、猜忌、報復或嫉妒情緒。
6.意氣消沈、絕望感--

7.過度擔心、在乎他人--

以下詳述每一種療方所能處理的情形,為了便利查尋以英文字母順序做為介紹的次序。

龍芽草(Agrimony)

這花精是針對那些將情緒藏在一個勇敢與快樂面具下的人。通常,這些人讓人感覺是非常聰明、快樂及活潑的,人們很少能看到他們內心所藏起的焦慮。當面臨悲傷、擔憂和疾病時通常只會輕描淡寫假裝一切都很好,內心的痛苦有時也會折磨他們,但是卻始終嘗試保持笑容以藏起心中的感覺,但是一直帶著面具只會增加負擔。有這種特質的人面臨沮喪時,龍芽草處方可以幫助他們放鬆,讓問題呈現出來,並在必要時能與他人談談。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白揚(Aspen)

模糊的恐懼感,讓人無法解釋又找不到原因。當事人或許覺得有可怕的事將發生而感到害怕,但卻又不知道是什麼事。這種模糊又難以說明的恐懼或許會日夜糾纏不去,受此折磨的人卻經常不敢將這種困擾告訴別人。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白揚常被稱為發抖的樹,因為葉子被風吹過時,會輕輕地顫抖與呢喃。白揚剛好就很合適用來對治恐懼,但不是用來對治有原因可尋的擔心與害怕,這種可找到原因的要用构酸醬,白揚是用來處理那些找不到明顯原因的恐懼。白楊的恐懼以憂慮、不祥預感、害怕等形式出現,當受到此症折磨的人被問到害怕什麼時?卻無法具體指出任何原因,也無法解釋為何會那麼害怕的原因。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山毛櫸(Beech)

這個處方幫助那些覺得周遭人事物都應更好更美的人。儘管覺得人們是如此的不完美,卻有能力去看到他們內心的良善特質,所以能以更容忍、寬大的態度去瞭解所有人事物都以不同的方式往完美之路成長。--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

需要這花精的人是那些難以瞭解他人缺點的人。這一類人對於他們認為很笨、短視與無知的人所做的事,可能會相當具批判性,較缺少寬容與同理心。他們常會因別人的一些習氣與僻性而生氣,難以尊重與瞭解每個人都因有著自己的一套想法,而在這種想法主導下,自然會產生某些舉動的事實。他們不一定都是非常直率的,在很多方面可能看起來非常的有耐心與冷靜,但是內心卻悶燒著憤怒的火焰。山毛櫸可以幫助人們同理他人,協助發展更加具有瞭解與寬容的態度。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矢車菊(Centaury)

這花精可以給那些不敢為自己說話的人勇氣。這些人通常是非常仁慈,而且願意去幫助他人或提供服務的人。對別人說不是違反這些人本性的,因為他們不想讓任何人失望。但也因為這種溫柔與慷慨的本性,常容易被人控制及設計,他們的善心常會導致被一些具強悍與主導性人格特質的人所利用。這個類型的人或許常會因此被過度工作弄得筋疲力盡,而開始氣自己的軟弱。這個處方可以幫助這些溫柔的人繼續保持溫柔,但是立場會更堅定,當有人再來求助時,他們可以因此獲得更大的尊重與感謝。 巴哈醫生把這類型的人格特質用一個小短文優美的呈現出來: "是的,我很軟弱,我知道我很軟弱,但是為什麼呢?因為我已經學習到憎恨強悍、權勢與主控性。如果因為軟弱而犯錯,請原諒我,那是因為這個軟弱只是一種討厭傷害他人的反應而已。我會快點找到被人傷害與傷害他人之間的平衡點。但是,如果會因此在任何一刻帶給他人痛苦,我寧願自己痛苦。"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水蕨(Cerato)

這花精是給那些不信任自己判斷力的人。當他們做任何決定時,會質疑自己並常問其他人的意見或想法,以獲得保證與確認。這些人可能會被那些他們徵詢想法與意見的人所左右,結果做了錯誤的選擇。然後就會說:"早知道我就應該那樣做,或這樣做。" 或者會問他們:"我應該怎麼辦?" "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然後在吸收了所有的意見後,最後卻用自己的方式解決。這類型的人在遇到二難局面時浪費太多時間,以致於會錯失許多機會。他們和優柔寡斷類型的線球草(Scleranthus)人不同,因為這種類型的人通常不會說出自己的不確定感,但是水蕨這種類型的人必須收集他人的意見來讓自己的想法更加清晰。他們也和落葉松(Larch)類型的人不同,因為雖然水蕨這種類型的人,對於自己的判斷力缺乏信心,但是一旦做了決定,就會有信心去接受挑戰,而且經常會獲得成功。而落葉松(Larch)類型的人則寧願退縮讓機會流過,他們太過於敏感及自覺而不敢做任何嘗試。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櫻桃李(Cherry Plum)

擔心情緒瀕臨崩潰、失去理智或做出駭人、可怕的事。雖然不希望這樣做,也知道不應該這樣做,但這種想法就是出現並讓人有做的衝動。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這花精是給那些非常害怕自己發瘋,或怕無法控制傷害自己或別人念頭的人,因此這個花精很合適給那些常有自殺念頭的人。這種被稱為櫻桃李的心境通常是緊跟在長期的焦慮與沮喪之後發生,而這些處在絕望心態中的人,常常會感覺在崩潰邊緣或者處在狂亂狀態中。但是,這個花精也可以幫助那些情緒突然尖銳爆發的人,或者是那些當憤怒、狂躁、暴力或歇斯底里情緒爆發時而無法控制的人,因此這花精也會被用在所謂的「救援花精」中。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栗樹花蕾 (Chestnut Bud)

這花精幫助那些無法好好觀察與利用過去經驗的人,他們比一般人需要較長的時間來學習人生功課。別人或許只需要一次經驗即可,但他們卻常需要二次或有時更多次才有辦法學會。因此,很遺憾地,常常會在不同的場合犯相同的錯誤,而這種錯誤是一般人只會犯一次,甚至只要觀察別人後,就根本一次都不用犯的過錯。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這種黏爛的馬栗樹(Horse Chestnut)花苞花精是給那些無法從生活教訓中學習的人。當面對相同的情況第二次或第三次,這些人無法從第一次經驗中學習,所以常會發現自己老犯同樣的過錯,有時會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犯錯。 栗樹花可以幫助這類型的人去檢視每一次經驗中所得到的教訓,使他們不用因為一直犯同樣的錯,而受到沮喪的折磨了。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菊苣(Chicory)

這個類型的人非常注意他人的需求,對子女、親戚與朋友經常過度照顧,總想找個事來導正一番,喜歡糾正任何認為不對的地方,也希望自己關心的人能夠圍繞身邊。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菊苣是給那些具有母性特質的人。他們富有愛心也很和善,但是會有囉嗦的傾向,因此,也常具有過度照顧他人的特質。他們被需要時,也就是當有家人可以去組織或管理時,是最高興的時候。然而,這種母性的特點,有時會過於強烈,而讓所關心的人有窒息感。他們也會嘗試去黏著所愛的人,變得自私與具佔有慾,有時被拒絕受傷時,會產生一種"沒人感謝我"的心態。這花精可以幫助這些人放下,在給予愛和建議時不會要求愛與關注的回報。這花精也可以幫助那些過黏或過份要求關注的小孩,及那些對於朋友或玩具非常具有佔有慾的兒童。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鐵線蓮(Clematis)

這類型的人經常是做夢似的睡眼惺忪不太清醒的樣子,對生活沒有多大興趣。他們是安靜的人,對於現況並不覺得快樂,常活在未來不在當下,寄望未來可以更快樂,夢想或許可以實現。生病時不多做努力或不做任何事以求康復,有時甚至希求死亡,以期待過得更快樂,或者與失去的所愛再度相見。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需要這種花精的人通常是具創意、藝術氣質及喜愛沈浸在未來幻想世界的人。因為他們的心常充滿對未來的期望與夢想,因此會缺少對於現況的興趣。他們或許會心不在焉的,而且似乎常會神遊在自己的世界,對於周遭動靜混然不覺,他們不太專心,也很容易對於不夠吸引人的談話或事件感到無聊。這種類型的人或許可說是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也常會忘記所說的話或者別人對他說過的話,因此每當這種心境明顯地出現時,這個花精便很需要。這花精對於那些傾向逃進夢想世界的人也有幫助,尤其是處在像「愛麗絲夢遊奇境」中那隻門鼠情形的人。因此這個花精對於那些喪失神智、昏倒或呆滯發傻的人也有幫助,它也因而被加在「救援花精」裡。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野生酸蘋果(Crab Apple)

這花精以清潔的功用聞名,每當有被弄髒的感覺,例如摸到髒東西無法擺脫那種骯髒感時就可以用。當人們處在這種情形下,會出現一種不潔的感覺,且非常想要擺脫這些像毒藥般的污染物。有時候這種感覺會很強烈,強烈到令這些人一直清洗自己,只因確信自己在某一部分被感染了。需要這花精的人,可能是那些非常講究房屋外觀清潔,或對於清潔觀念非常重視的人,例如在餐廳用餐前會仔仔細細檢查刀叉的人。 野生酸蘋果也有助於那些討厭自己的人,例如照鏡子時會嫌惡自己或者對於食物、性及疾病會反胃的人。 這花精也可幫助以瑣事麻痺自己以轉移對重大事件焦點的人,蘿拉威克舉一個例子來說,這位病人對於手肘上的乾癬比她所罹患的癌症還在意,這花精可以幫助人們看清狀況以分出輕重緩急。巴哈醫生形容它是用來幫助抹除任何在身體或心理層面上不潔感的花精。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榆樹(Elm)

榆樹是給那些覺得工作壓力或家庭負擔超過負荷,而有累壞或感到自己能力不足的人。他們通常是相當能幹的人或者處在一個責任很重的位子上。有時,當擔子愈來愈重時,最後常會超出負荷而令人無法承受。在這種情況下,榆樹可以幫助應付這些難以承擔的驚慌,幫助那些覺得再也受不了那些負擔的人。那些處在重要職位而且能力很受到仰賴及信賴的人,特別容易會感受到這種重大的壓力。這花精可以幫助人們更加冷靜,讓問題被看的更清楚,頭腦更清晰,因此可以鼓勵這些人回復信心。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龍膽(Gentian)

這花精是針對那些遇到例如落榜、面試失敗、失業及其他令人沮喪的挫折而產生意氣消沈、缺乏勇氣情形的人。龍膽對於那些經歷重大挫折後懷疑自己能力,或是失去信心的人也有幫助。這花精可以提振心靈並給人繼續下去或再試一次的勇氣。它可以中和負面想法並回復正面心境,讓人不會掉進自我猜疑、心情低潮的死胡同中,也可讓人在面對未來挑戰時更加樂觀。"我一定會成功," 就是這些人所需的座右銘。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荊豆(Gorse)

如果像意氣消沈的龍膽心境在一開始就被適當的治療,那麼像絕望的荊豆心情就可以預防。但是有時候心境轉變會很快,以致於這種荊豆的心境會在無預警的狀態下獲得主導權。這種意氣消沈的情形很快會轉成沮喪,以致病人會有充滿絕望的感覺。在提振自己的嘗試失敗後,這種人就不會再試了。生病後,這些人並不預期自己會好起來,他們己經放棄好起來的希望。如果會求助通常是聽從朋友的勸告,但是他們是如此的悲觀,所以並不認為這會有用。他們或許會告訴你:"如果要我試就試,但是我不認為這會有什麼幫助。而既然這沒什麼用,那麼也就沒什麼必要去做了。" 然而,如果這些人願意嘗試,請用這個花精給他一個機會,它會幫助回復希望,也可以幫助脫離憂鬱,瞭解希望與機會並沒有消失。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石南(Heather)

這個類型的人總想找任何可以與他作伴的人來陪伴自己,因為覺得有需要與他人談談自己的事,而不管聆聽者是誰,不論時間長短,他們單獨一個人時,就會感到不太舒服。

---巴哈醫生(Dr Edward Bach)

石南類型的人是個話匣子,他們喜歡靠近人並與人說話、喜歡碰觸人、用手輕推人或拉手來引起別人的注意。他們喜歡談論自己、家人及朋友,感到不舒服時,話題常環繞在自己的病痛上。聽石南類型的人說話很難插進話,有時插進來說一點話時,也常被石南類型的人,當做提醒他們講另一段故事的話頭。石南類型的人不喜歡獨處,如果必須獨處,就會覺得孤獨與不快樂,但也因為這樣,人們會傾向於避開他們,所以最後一定會感到孤獨。蘿拉描述過一個具有這種特徵的人:"如果他看到你走進,就會停下腳踏車,並把腳踏車靠在圍籬上,開始天南地北的聊起來。他會告訴你他的黏膜炎、靜脈曲張或消化不良問題,如果你要走了,他會拉著你的手說:但是我還要跟你說那個耶….。 這類型的人最後常因為手上起疹子而必須看醫生。給他石南處方後,會開始對別人產生興趣並傾聽他人,而不是一直說自己的事,人們也會開始喜歡他,手上的疹子也會好起來。 石南也可以幫助那些完全專注在自己的問題或病症的人,這花精可以幫助他們不再將心思全部放在自己身上,而可以開始注意周遭人們所發生的事情。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冬青(Holly)

這花精是針對嫉妒、妒恨、報復與猜疑的人。這個情緒相當熾烈以致於會引發爆怒的情緒。但是如果是同類能量所趨動的較內在與深沈的憎恨,則要用楊柳(willow)處方,而較突發性的情緒就要用冬青。依據不同的個性,這種情緒或許會也或許不會顯露出來。有一些人會把情緒藏在心裡,而有些人會顯現出來,如果伴隨著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或擔心自己變得具有暴力性時,這時候或許也需要加進櫻桃李。處在這種類型的情緒中,可能會引發強烈的憤怒,但是所謂的憤怒只是某一種描述例如挫敗感(用馬鞭草--vervain)、攻擊性(用萄萄--Vine)、苛責(用山毛櫸--Beech)、不耐煩(用鳳仙花--Impatiens)的總括性字眼,所以必須將憤怒的原因釐清以確定冬青是否為最合適的花精。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忍冬(Honeysuckle)

這類型的人大部分活在過去,或者是過去的快樂時光,也可能是一段對過去好友的回憶,或是未曾實現的雄心壯志。他們認為未來不可能會像過去一樣美好了。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那些處在忍冬類型情境的人,就是那些錯過許多生活的人,因為他們被過往不論是傷心或快樂的事件佔據了。他們活在過去的記憶裡,他們回想童年、回想故鄉,懊悔過去所犯的錯或錯過的機會,他們花很多時間在緬懷過去的日子,並希望事情能和過去一樣好或是從未發生過, ”假如”這二個字常會被需要這種花精的人所使用到。這種心境常很快發展成一種對現況需求與事情失去興趣的情形。你可能還記得鐵線蓮類型的人,他們傾向躲進內心世界並幻想未來,但是忍冬類型的人是躲回過去的。 除了聖星百合(Star of Bethlehem)可治震驚、悲傷及哀痛之外, 當一個人一心只想著失去的親人,它也可以幫助這些受到哀痛折磨的人。忍冬可以幫助人回想過去的快樂,並在緬懷過去時也不會忽視現在的重要性,畢竟,日子還是得繼續下去。 有時候過去的記憶是不快樂與折磨人的,或許會讓人心被過去的悲傷與痛苦的記憶糾纏,導致影響睡眠而使人多夢或做惡夢。 忍冬也可幫助人們將心思放在當下,並讓過去展現,讓我們可以利用這些過去的經驗,並在回想過去的快樂與甜蜜時,不會讓這些回憶操控我們的心。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鵝耳櫪(Hornbeam)

這花精可以幫助那些覺得無法面對每日生活挑戰,或是對於應該要做的計畫或工作沒有熱情的人。這個花精不是用來幫助處理那些因為過度工作所引起的倦怠,像這種類型的倦怠要用橄欖。鵝耳櫪是針對那些一想到計畫就覺得疲倦而沒有心力去完成的人。這種情緒會使人拖延或覺得昏睡,使得以前曾喜歡的工作轉成煩人的業務。然而就像我們常有的星期一症候群,一旦開始一日的固定工作後,這種情緒就會消失。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鳳仙花(Impatiens)

鳳仙花就像他的英文名字(沒耐心)的意思一樣,是給那些沒有耐心及焦燥的人。有這種情緒的人通常思想敏捷行動迅速。每一件事都被快速的完成,他們是無法等待的。具有這種特質的人,當他們遇到一些反應比較慢的人,有時會變得相當粗魯,他們或許會插話幫你說完未說的話,或者幫你做完你的工作。這種類型的人通常是精力旺盛、焦急或緊張的,他們的動作與說話的速度都很快,他們的肢體動作也會透露出這種特質,他們會動來動去、不停地看錶或是急急地擠向門邊。這個花精只是幫助人們重新認識到人生並不需要如此匆忙,他們其實可以以較正常的步調從容的過日子,享受生命的樂趣。 它可以治療那些因焦燥所引發的憤怒或著急,雖然這花精主要用來幫助所謂"鳳仙花類型"的人,但是只要有類似急燥的情形發生時,任何一種類型的人都可以使用。這花精也因為它的鎮靜功能而被加入救援花精裡,可以減輕那些因為情緒激燥所產生的痛苦。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落葉松(Larch)

這種開著紅花搖曳不定的落葉松是給那些缺乏自信的人,落葉松可以幫助那些雖然有能力但卻不相信自己的人,他們常會退縮,以致於被人取代他們的位子,許多機會就這樣白白流失只因他們缺乏對自己的信賴。當機會來臨時,這種類型的人常會說:"我一定做不到。" 他們對自己的能力充滿懷疑並害怕失敗。他們和水蕨(Cerato)這種類型的人不同,水蕨類型的人對於自己完成任務的能力具有信心,他們只是對於自己的判斷力有疑慮,因此導致延遲或經常沒有完成任務。 巴哈醫生說:"讓我們躍入生命吧。 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要獲取經驗與知識,除非我們面對現實,挑戰自己的極限,否則將一無所獲。" 這個花精可以幫助那些對自己沒有足夠信心的人,讓他們可以大膽一點躍入生命。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构酸醬(Mimulus)

對於一般事物的擔心,疾病、疼痛、意外、貧窮、黑暗、獨處或壞運 . ,是日常生活中可遇到的各種擔心害怕。這類型的人默默地獨自承受恐懼,並不會隨便向他人透露。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這個花精可以用來對治知道原因的恐懼,例如害怕生病、貧窮、獨居、旅行、死亡或受傷這些每天都可能遇到的擔憂恐懼。當有擔憂恐懼時,它可以幫助任何一種類型的人,但是构酸醬也可以用來描述某一種個性的人。那些具有构酸醬特質的人,通常有些怕生或者會比較害羞、緊張或退卻的。他們和陌生人相處時會覺得不自在,常會臉紅或說話結巴。因此他們不喜歡社交,因為他們很難融入他人,也容易被別人的熱情活力嚇到。這個花精可以幫助這些羞怯的人擁有面對恐懼的勇氣。而一旦他們開始做,他們的恐懼也會跟著消失,就像點燈後,黑暗的房間就不再那樣嚇人了。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芥茉(Mustard)

這類型的人容易受憂鬱甚至沮喪絕望感影響,感覺好像被冰冷黑暗的雲所籠罩,遮蔽了陽光及生活樂趣。當這種情緒來襲,人們幾乎無法解釋或說明為什麼?但在這種情緒下,就是無法感受快樂或愉悅。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當沮喪如同黑雲降臨阻斷生命的陽光與喜悅時,芥茉可以幫助處理這種情緒。情緒跌入憂鬱的谷底,心就像鉛一樣重。那些處於芥茉心境的人,是非常不快樂的,但是當被問到為何如此時,他們又找不到原因。他們通常會說,他們已經擁有一切他們想要的東西,例如愛他的家人、舒適的家、假期或沒有經濟問題等,但是他們還是覺得很低潮,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情緒無來由的來,並且常常會持續幾天、幾星期或幾個月,一直到最後它突然自己回復到正常狀態,然後再一次次的進入情緒波動的周期中。這個花精可以幫助人們驅除壟罩生命的烏黑,讓陽光重回人們的生命。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橡樹(Oak)

橡樹類型的人並沒有太多負面情緒,他們是戰鬥者,他們不放棄希望對於困境也不屈服。他們很堅強並且值得信賴就像橡樹一樣,因此許多人會去尋求他們的指導及安慰。當生病或是覺得力有未怠時,這類型的人還是強撐著,儘管他們的身體極度需要休息,但是他們視身體的限制為一種阻礙。他們就是那挽起衣袖只想做事的人,但是有時候這些人會做過頭了,因為他們常忽視疲勞與疼痛的警訊,等到發現時常是完全虛脫的時候。這種情形如果發生時,他們會很不高興也會對自己生氣,因此他們需要橡樹幫助他們回復力量。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橄欖(Olive)

在承受巨大身心壓力後,感到虛脫、倦怠,似乎無力再做任何努力。日常事物成為重擔,沒有樂趣可言。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這個花精對治疲累感,幫助那些覺得能量用盡,無法繼續走下去的人。橄欖與鵝耳櫪所幫助的人是不同的,橄欖是針對那些因為工作過度而感覺非常疲倦的人,鵝耳櫪則是針對那些對於日常工作失去熱情的人。處在橄欖狀態的人,一旦體力盡失,生命本身就會變成一項痛苦的任務,不再具有喜悅。當這種情形出現時,橄欖可以幫助這些人重新回復精力。這個花精也可以幫助那些正在準備考試、或者正執行複雜或重要任務的人,它可以幫助任何因體力不足所引起的疲憊感,也可推薦給那些病後覺得虛弱與疲倦的人。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松針(Pine)

這個花精幫助那些自責的人,這些人即使成功達成任務,他們都認為應該要做得更好些,他們從來不滿足自我的努力與成就。他們是認真的工作者,並常因無法釋懷自己的過錯而受苦。有時,對於他人所犯的錯,他們也認為應該要負責。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松針幫助處理罪惡感,這種罪惡感可能來自過去或是最近事件所引起的。需要這種花精的人,常是那些將他人的過錯都歸咎於自己的人,他們經常會道歉也有許多悔恨,甚至他們沒做錯什麼事時,他們都可能會責怪自己。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紅西洋栗(Red Chestnut)

這個花精幫助那些很難不為他人憂慮的人。他們通常不太擔心自己,但是卻因為他們所喜歡的人而備受折磨,經常擔憂不幸的事會發生在他們身上。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這個花精可以幫助那些擔心所愛的人發生不幸的人。當小孩第一次離家或是配偶旅行到很遠的地方時,人們當然會有些焦慮。但是這種類型的人對於這樣的事,害怕的程度是很強烈的,他們非常害怕災難發生,他們擔心如果他們沒有做好保溫的工作,小孩會得肺炎,也擔心他們的配偶會發生意外,除非他所愛的人安全回到家,他們是不會休息的。這種類型的人不擔心自己,他們唯一的憂慮就是家人的健康與安危。他們的愛並不像菊苣類型的人是有些自私或佔有的,但是因為他們是如此的害怕與擔憂,所以常會嘮叨或焦慮,最後就像菊苣類型的人,會使他們所愛的人受不了,而且這種人也會將這種恐懼植入小孩心中並減損他們的自信。這個花精可以幫助這些人覺察恐懼,使他們在關愛家人之時,也不會失去理性及對現況的正確評估能力。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岩薔薇(Rock Rose)

這個花精幫助處理各種緊急狀況,甚至是處於看來已無任何希望時,例如意外、急病、或當事人感到恐慌、或情況嚴重到令旁人感到十分害怕時,假如病人意識不清,將處方抹在嘴唇上,另外,可能還需要給予其他花精,假如失去意識而陷入深沈的昏睡狀態時,使用鐵線蓮 (Clematis) ;如果有疼痛折磨時,使用仙鶴草(Atimony),及視情況使用其他花精。

-----巴哈醫生(Dr Edward Bach)

這個花精用來對治極度害怕、恐懼、恐慌,或許這種害怕的感覺並不理性,但是卻十分真實。那些受到這種心境折磨的人是如此的害怕,以致於會顫抖或冒冷汗。這種恐懼可能是導因於某一個令人害怕的意外,因此使人開始害怕旅行、進行重大手術或住院等等。岩薔薇可以處理任何一種類似的症狀,也可以幫助那些被惡夢困擾的兒童與成人。請不要與對治害怕、擔憂的构酸醬混淆。如果這種擔心害怕達到強烈的恐慌或極度恐懼的情況,那麼岩薔薇才是最適合的處方。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巖泉水(Rock Water)

這個類型的人對自己非常嚴格,拒絕享受許多歡娛與人生樂趣,因為認為這類事物可能會阻礙任務。他們是自己的嚴格主人。希望保持良善、強壯與活躍,對於可讓他們達到這樣的事,會不顧一切努力去做。他們希望成為模範,吸引人們來跟隨自己的信念,使他們獲得好結果。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具有巖泉水特質的人對自己非常嚴格,他們或許會生活在非常嚴格的制度與原則下,也許具有宗教性或者有一種主導生活的理想。當他們努力去達成理想或跟隨特定信念時,假如從計畫好的軌道中偏離時,就會責罰自己。他們期待做任何事都可以達到完美,不喜歡懶散隨便,也不喜歡別人有這種態度。但是不會公開批評別人的短處,但會扮演烈士的角色,並以身作則來彰顯自己不贊同的態度。他們相當正直,對於自我嚴謹的生活態度也感到驕傲。假如人們常處在這樣的心態下,會需這個花精,因為這樣的高標準會變得愈來愈嚴苛與沒有彈性,以致於甚至拒絕生活中最簡單的樂趣。這樣會導致過於緊繃、自我苛責及不快樂,它可以幫助這些人對自己不要那樣嚴格,學會寬待自己。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線球草(Scleranthus)

這種小型植物會幫助那些因為優柔寡斷而受苦的人。不管是日常小事或者是較重要的決定,這些人在做選擇時常會遭遇困難。每當這些人要做決定時,一個左右為難的局面就會出現。當外出購物時,他們或許會看到二件喜歡的襯衫,並花很多時間看看這件及那件,以決定比較喜歡那一件。但是甚至當他們最後做了選擇後,他們還是不太確定的。他們或許在收銀機前還在猶豫,而轉身換拿另一件在架上的襯衫,只是為了再多花五分鐘後才決定買了。這種像乒乓球的情緒常帶給人痛苦,但是他們通常不會像水蕨類型的人,與別人討論他們的問題。他們只會獨自與自己的優柔寡斷對抗,最後覺得疲倦而產生情緒焦燥的現象。線球草可以幫助這些人將思想聚焦,幫助他們更清楚的看到每一個選擇,並學習了解自己的心理狀態。 其他可以使用這個花精的時候,包括情緒搖擺的情形,情緒擺動在快樂與悲傷或溫柔與憤怒間時,與快速的情緒變動時。每當情緒出現不平衡,或不知道應該採取什麼方向時,這個花精也有幫助。這個花精不僅對於情緒有所幫助,對於旅行時因為舟車勞頓晃動所引起的暈眩病症也有助益。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聖星百合(Star of Bethlehem)

這個是巴哈醫生為驚嚇所開列的療方,每當人們因為遭遇意外、聽到不幸的消息或目睹悲傷的景象而感到痛苦就可以用這個處方。在遭遇親人死亡的悲痛後,這個花精可以幫助他們應付那種悲痛,舒緩他們的痛苦與悲傷。有時候人們無法將失去親人的震驚表達出來,想要哭但眼淚卻流不出來,聖星百合可以幫助他們打開心胸舒緩心中的悲痛。震驚的情緒是可以被延後的,或許還可能在事情發生後許多年,最後才以各種方式展現出來。但是在處理其他問題時,如果受驚嚇的現象一直持續著,並被診斷是問題的原因時,那麼聖星百合就可以被使用。如果在受驚時就可以立刻使用,那麼痛苦的衝擊就可被減低,也因此,巴哈醫生的救援花精中,聖星百合是五種處方之一。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甜西洋栗(Sweet Chestnut)

人生某些時段的事件衝擊,令人感到幾乎無法承受的痛苦。身體與心靈都到了忍耐的極限,而不得不放棄。似乎一切都已失去,只剩下傷害與徹底的絕望。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這個花精可幫助處理極度的心理悲痛,這種沮喪悲痛的感覺就像無亮光的隧道盡頭。受到這種痛苦折磨的人,感覺到生命中已無任何值得留戀之處,他們是如此的悲傷,以致於有時會感到身體內部也在疼痛而覺得孤離與心碎。他們覺得非常受到折磨,以致於有時會希望死掉,但是他們並不會很認真的去思考自殺的問題,因為他們甚至不相信死亡可以讓他們脫離痛苦。他們看不到任何可以脫離內在黑暗的方法,生命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喜悅。甜栗可以幫助他們掀開沮喪的簾子讓信心重回。地平線的那一端將會開始亮起來,希望也會重回他們的生活,痛苦的黑夜總算要漸露曙光。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馬鞭草(Vervain)

具有這種特質的人有著堅定的原則與信念,每當遇到某一種與他的理想不符的情形時,他們會想讓自己的觀點出頭,所以他們會嘗試去說服或轉變他人的想法。像巖泉水類型的人一樣,他們都是完美主義者,通常他們對於那些弱勢族群的利益與成長是比較關心的。馬鞭草型的人對於像環境、政治、宗教、世界性的旱災、住屋與貧窮等問題有強烈的感受。他們的感受常常強烈到會促使他們去組織一個壓力團體,他們也會寫信給他們的議會代表及出席會議等等。但是這是他們舒緩情緒的一種方法,他們如果無法為自己的熱心找一個出口,他們就會生氣或緊張的。馬鞭草型的人通常是相當主動的,而且總是一直往前衝,有時會同時擁有多份工作,他們的心也常常跑在許多事情前,他們喜歡挑戰,對於自己的目標也相當具有熱情,但是因為這種特質他們常把自己逼的太緊,以致於無法放鬆處在緊繃的狀態,使生活就像拉緊的橡皮筋一樣。馬鞭草可以幫助他們放慢速度,讓他們放鬆並給他們休息的機會。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葡萄(Vine)

葡萄是為了那些具有強烈自信與主導個性的領導者或統治者所開列的花精。他們完全了解自己,不管他們是為自己或別人做決定或承擔責任時,他們是從不遲疑的。葡萄型的人非常具有企圖心也很有決心,對於解決生活上的問題,他們總是能充滿自信與肯定。在小組中,他們通常會擔任領導者的角色,他們對別人下命令時,總是清楚明確沒有討論的餘地。他們會說:"這是你必須做的。" 以代替"你願意這樣做嗎?" 或"我們是不是應該這樣做嗎?" 就像馬鞭草類型的人,葡萄類型的人也有許多執著,但是馬鞭草的人會以解釋或辯論的方式來說服他人,葡萄類型的人就不爭論。他們說出自己的觀點,而這個觀點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後的觀點。如果這種個性發揮到極致,葡萄型的人可能會變的要求很多也很具有壓迫力,導致他的屬下或許會變得畏縮,無法具有足夠的力量來反抗這種像暴君的人。像矢車菊這種具有溫柔與順從個性的人,常會成為葡萄型這種人的受害者。具有葡萄型個性的兒童是要求很多也很主動的,他們在同儕團體中常能獲得主導地位,甚至他們會欺負那些較軟弱與溫柔的人。 葡萄不會將這種對於自己的信心與領導特性消除,因為這是一個很好與正面性的特質,但是當這種個性發揮到極端並取得主導地位時,這個花精可以幫助這些人不會那樣嚴格與嚴肅,更能了解他人的觀點,與體會個性較軟弱人的處境。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胡桃(Walnut)

胡桃是為了變化而設計的花精。當人們對於適應新環境,例如像新工作、新國家及搬新家後產生適應問題時就可以用。這個花精可以幫助人們與過去的記憶脫鉤,讓生活重新開始。在人生各種變化的過程中,例如像離婚、搬新家到長牙、青春期、停經等人生的里程碑都可以使用,其他如生小孩或在月經周期中的各種變化也可使用。這個花精可以幫助我們堅持在自己所選擇的人生道路上,讓我們不會受到其他人的影響而失去自己既定的方向,也不會讓我們受到環境的影響,打擾了我們的平靜或產生輕視自己的想法,讓我們失去真正的人生方向。那些需要這個花精的人通常是比較敏感的人,他們容易被突發事件所困擾。它可以指引我們走過這些人生過程,讓我們不會失去自己的方向。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水堇(Water Violet)

就像橡樹與葡萄型的人,水堇型所具有的人格是非常正向的。這些人就像這種植物一樣,站得又挺又直。他們喜歡較安靜的事物,個性也比較內斂。他們做事總是安安靜靜的,沈靜而有自信,一點也不會笨拙及情緒化。他們不是屬於社交型的人,他們不喜歡群體的社交聚會場合,比較喜歡與自己的同伴或者是一些仔細挑選過的朋友在一起,他們看起來比較具有優越感也喜歡做自己。如果有人問他們的意見,他們會給意見,但是他們不會想要干涉或影響他人,同樣地,他們也不與人討論他們的健康或其他切身之事。因此他們常需獨自承受痛苦,也因為他們和別人之間總是隔著一層紗,所以他們和別人的距離也遠。但是有時這層薄紗會成為一個難以穿透的堅硬阻礙,所以這種類型的人會發現別人總是以敬而遠之的態度對他們,也覺得他們很遙遠、難以靠近、高傲的或假清高的,這會讓他們更加寂寞。這個花精可以幫助他們打破那層障礙,讓他們迎接他人的友誼,同時保有沈穩的個性,繼續保持優雅自信但不會讓人覺得傲慢。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白栗花(White Chestnut)

這個花精幫助那些無法停止不想要的思想、念頭或爭論對白進入腦中的人。通常這情形發生時,心無法專注於眼前事物。思慮不斷打擾著人且停留不去,有時可以暫時忘卻卻很快又回來,似乎會在頭腦盤旋引起痛苦。像這種令人不舒服的思想出現時,會趕走平靜的心,使人們甚至無法想到工作或享受日常娛樂。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當我們的心被煩惱、反覆與不必要的思想因擾時就可以使用這個花精。巴哈醫生稱這個花精為"留聲機式的花精," 因為這種一再重覆的思想、心理爭論或對話不斷在心裡重覆,就像不停播放的唱片,要停止又很難,讓人感覺非常疲勞無法集中精神。它可以幫助停止這種心理對話式的漩渦,回復內心的平靜。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野生燕麥(Wild Oat)

這個花精可以幫助那些感覺人生走到十字路口但不知該走那條路的人。他們想要完成人生的任務,卻不確定應該將心力放在那個方向?他們或許已做過許多工作,或試過許多生活型態卻怎樣都無法滿意。他們是迷失的靈魂,他們還未找到自己生命的定位,心中也充滿不滿足感。這個花精可以幫助這些人看清前方的路,讓他們找到自己真正的天職。野生燕麥型的人與線球草類型的人不同,後者總是覺得很難做決定,對於最微不足道的事物也常會有爭執分裂。但是野生燕麥型的人雖然在面臨人生十字路口時充滿不確定感,但是他們的思想卻很果斷、堅決與清晰的。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野玫瑰(Wild Rose)

這類型的人儘管沒有明顯的理由,卻聽天由命、隨波逐流、逆來順受,不想努力改善人生以求快樂,他們對於人生的挑戰,默默承受不抵抗,也不發任何怨言。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不像野生燕麥類型的人,野玫瑰類型的人對於改變生命沒有熱情或野心,因此他們會隨波逐流,不願努力也沒有很強的做事動機。他們對於發生了什麼事,常是逆來順受或無動於衷,靜靜的接受任何發生的事。如果不幸的事發生了,他們會說:"啊,這就是人生。" 野玫瑰類型的人喜歡保持現狀不喜歡改變,也或許會因此流失許多機會,對他們來說,要去追求這些太花精力了。他們是被動型的人,也很容易向生命中的折磨屈服。如果他們生病了他們會放棄自己,如果這個病讓他失去一些工作能力,他們也只是屈服而已。野玫瑰類型的心境是一種情緒的死寂狀態,他們既不喜也不悲、不興奮也不沮喪,因此缺乏生命的熱力與火花。這個花精可以幫助這些人重燃生命的熱情,讓他們快樂地過生活,並以清楚的覺知代替一種冷漠的態度。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柳樹(Willow)

這類型的人在遭受逆境與惡運時,感到自己無法不抱怨與怨恨的接受現實,因為他們對於人生的看法通常較成就取向。他們認為自己受到不合理的對待,覺得不應該受到那樣的打擊,因而感到痛苦,對於過去曾感到喜悅的事,也會愈來愈沒有興趣與積極參與的心。

---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這個花精可以幫助那些陷在不幸記憶中的人。他們覺得生命對他們是如此的不公平,質疑他們做了什麼,為何要遭受這種折磨?他們將自己鎖在自艾、抱怨中,當事情不如預期時,他們較難看到光明面、去原諒及遺忘。當打擊來襲,他們通常會往心裡放,壓抑後轉成一種較有攻擊性的情緒,並有一種不被瞭解的感覺。他們感覺被人不合理的對待,會為自己難過,也難覺得快樂。他們較易看到事情的黑暗面,較難體會事情總有它正面的意義。這個處方可以幫助這些人從漩渦中走出來,對生命採取較樂觀與正面的態度。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綜合救援花精 (Rescue Remedy)

這個綜合花精經常被使用到,它含有三十八種花精中的五種,又稱為急救花精。就如同這個名稱的涵義指出,它可以應付所有緊急狀況,每當像恐懼、驚嚇或呆滯等緊急狀況發生時,就可以使用。明顯地,這個花精不直接進行深層情緒的處理,但是它會幫助減輕心理的痛苦,所以可以立刻促使身體進行自療。救援花精對於像飛行、看牙醫、考試或重要面試前的緊張情緒也有鎮靜效果。救援花精可以用來口服,而當被螫傷、扭傷或瘀傷時也可用於外敷,它有液狀也有膏狀的。動物也可受益於這種處方,因為許多動物的不適常與驚嚇或恐懼有關。植物對這個花精的反應也很好,許多植物在給它幾滴後就會回復生命力。

組成救援花精的植物為以下五種: 聖星百合—對治震驚。 岩薔薇—對治恐懼。 鳳仙花—對治身心緊繃或焦躁易怒的情況。 櫻桃李—對治情緒失控,尤其當人們尖叫、喊叫或歇斯底里時。 鐵線蓮—對治呆滯、失神的情形。這五種花精特別被巴哈醫生選來做為急救時的幾種原素,因為將這幾種合在一起時,會組成一個全效型的急救花精。他第一次使用是在1930年代初期,當時用來幫助一位剛經歷船難的漁夫。這位漁夫失去意識且臉上發青,當被抬到海邊時,巴哈醫生將這個花精抹在他的嘴唇、耳後及手腕上。結果他很快就回復意識,並好像從惡夢中醒來一樣坐起來並要了一根煙抽。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top

回到上面

 

常問問題

1.花精使用實務篇

2.花精理論與研究篇

3.類似花精區辨篇

 

花精使用實務篇

 

問:孕婦與小孩可使用英國花精嗎?服用花精有何禁忌嗎?花精內含酒的問題如何處理?

答:孕婦與小孩都 可使用花精,但如果您對此仍有疑惑可請教您的醫生。英國花精自然溫和,可與任何藥物搭配使用,但因為一般花精中加進白蘭地進行保存,如果正在服用戒酒藥品 或因宗教因素禁酒之人,可以將花精滴在熱水中,讓酒精揮發後再使用,或者可將花精塗在手部或脖子的脈搏上,同樣地,如果您還是不放心,請與您的醫生或師父 討論後再決定是否使用。另外,巴哈中心己開發無酒精花精,本工作也己購置,預約諮詢者如需使用請先告知。

問:花精會不會 有副作用?吃花精會上癮嗎?

答:二者的回答都是"不會。"全 世界使用英國花精超過七十年,從來未有人因服用英國花精而上癮。有些人吃了花精會有出疹子或感冒的症狀發生,但這些症狀都是一種類似排毒的好現象,症狀也 大致會在三天或一週之內結束。花精天然安全, 任何年齡的人都可使用,也無使用過量的問題。即使錯用花精處方,也不會產生任何問題,最多只是無效而已。

問: 花精服用方式與用量?

答:如果您是使用三十毫升的日常服用花精瓶(Treatment Bottle),基本用量是每日使用花精四次,一次四滴,最重要的使用時間為早上睡醒與晚上睡前,其他請在白天各找適當間隔時間內分二次服用,建議可在中 餐與晚餐時段服用,如有強烈情緒出現時並可增加次數使用。使用時可含於舌下二秒後再吞下效果更佳。如果您是直接使用店售花精(Stock bottle),請直接取用二滴(救援花精要使用四滴)加入各類茶水飲料中,在一天當中,分次喝完。不過這種方法通常只用來處理短暫與非根深蒂固的情緒問 題,因為這種用法,花精的使用量較大,如果要用來處理較長期的情緒,會比較不經濟,但因為花精的使用不會有過量的問題,所以還是可視喜好逕行使用。


問: 稀釋花精的效果是否會比較差呢?

不會的。不管你是使用稀釋後的三十毫升的日常服用花精瓶(Treatment Bottle)還是濃度較高的店售花精(Stock bottle),效果是一樣的。花精的效果差別在於服用頻率而非濃度高低。

問:人在 不知情的狀況下使用花精會有幫助嗎?花精是安慰劑嗎?

答:雖然巴哈中心 Bach Center 規定不可以在他人不知情狀況下給予花精,但研究案例顯示,人們在不知情狀況下服用花精是有用的。另外,花精用在寵物與植物上也有很高的效果。


問: 服用花精又馬上吃東西會影響其效用嗎?

答:不會。花精可於飯前或飯後立刻使用。

問: 花精會受到電視電冰箱等的電磁波干擾嗎?直接放冰箱會對花精的療效有影響嗎?

答:巴哈中心 (Bach Center)一再聲明,花精放在手機、電視、音響旁不會受到影響,直接放冰箱也不用有任何問題。但夏天時,因室外溫度高,拿出冰箱的時間不要太長,以免 因溫度差異大而有腐壞疑慮。

問:花精過了期還有效嗎 ?

答:根據巴哈中心 (Bach Center),濃縮花精 (Stock Bottles)上的使用期限是因應英國法律所加,不然花精能量不會因過期而有無效的問題。 Bach Center中目前還存放巴哈醫生 Dr Bach所做的花精母酊劑,據說效果還在,只是嘗起來味道有點改變而已。雖然花精過期還可使用,但還是要注意腐敗問題,如果受到污染而發霉時就不應再使用 了。

問:有人說調製花精後要大力搖晃,像在調酒般,才會有效果,是否正確?

答:根 據巴哈中心 (Bach Centre) 只要在水裡滴入花精即可。我自己在調製日常服用花精瓶 (Treatment Bottle) 時會拿起來搖一下,那是因為要避免滴入的花精,殘留在玻璃表面上未融入礦泉水內,這是個人習慣,對於效果無影響,就好像加入水杯中的飲用方式,根本不需要 搖晃即可達到效果。

問:從店售的濃縮花精 (Stock Bottle) 直接取出服用或稀釋在日常服用花精瓶 (Treatment Bottle) 後服用,效果有差嗎?

答: 巴哈中心一再聲明,店售較高濃度的 Stock Bottle 與稀釋後的 Treatment Bottle 的花精效果相同,也就是說,只要是依照所規定的基本劑量使用的話,那麼不管從那種花精瓶中取出的並無影響。中心以音樂做比喻,音樂轉的太小聲當然聽不清 楚,就好比使用少於基本使用量的花精,效果就不易出現,但只要調到一般人耳適聽範圍內,也就是在基本使用量內使用,則音樂感動人的力量都是一樣的,也就是 說,花精效果是一樣的,所以不需要轉的特別大聲,同理花精也不用增加濃度。

但有種情形可能會造成例外,曾經聽過一位精神醫師提過,她有一 位病人長年都吃某一種精神藥物,覺得很有幫助,有一次這種藥物換了包裝,醫生忘記跟她說,病人以為醫生換藥未告知,回診時就抱怨醫生說新藥的效果很差,還 讓她身體很不舒服,醫生趕忙解釋藥未變,她才釋懷繼續接受治療。

同理,如果人們堅信稀釋過的花精效力會不足,那麼即使對大部分的人都有效 果,可能對那人就不會有幫助,心的力量往往超過科學與邏輯。

問:有可能有人同時需要兩種看似矛盾的花精嗎?效果會抵銷 嗎?比如同時服用 Vine?與 Centaury.

答: 三十八種花精中未有那種花精不能與那種併用的,有些人對待家人展現 Vine 的特質,一遇到主管或同事時可能就會變成 Centaury 的情況,如果要同時處理這二種問題時,當然就可以同時使用這二種處方了。

問: 更年期男女使用花精是否相同?建議使用的花精為何?

答: 一般說來,女性約於五十歲進入更年期,隨著停經與荷爾蒙分泌的變化,這時期的女性易出現像熱潮紅或情緒起伏大等問題,而男性因為無停經問題,但隨著年紀 大,體力開始衰退,有些人也會出現一些情緒障礙,基本上,因應這樣的變化,男女都可以使用的花精就是 Walnut ,它可以幫助人們處理各種因變動或經歷人生里程碑所帶來的情緒困擾。其他的就要視每個人所出現的情緒種類,再為之選擇合適花精。

問: 女性生理期週期中可使用的花精?

答:經期前所產生的情緒每 個人會有些不一樣,有些人會緊張急躁、批判不耐煩、有些人則會莫名沮喪,所以可視其情形選擇 Impatiens,Beech, Mustard 等,至於經期間如果因身體的疼痛而情緒不穩時,也可以隨時使用 Rescue Remedy 幫助舒緩。

問:彌留的人可 使用什麼花精?

答:很多人在臨終關懷時會使用 Walnut 來幫助即將往生的人,這個花精可以讓他們放下過去的牽絆,平順地過渡至另一階段。

問:使用花精幾天後,原負面情緒 己消失時,那原有的花精還要繼續使用嗎?還是再調配新的?還是再加入所須要的花精?

答:如果原情緒已不在,就可以不 用,只是要確定問題己消失,有時會需要多點時間,所以比較建議再加入新種花精即可,不用急著倒掉換新的日常服用花精瓶。加入新種花精的方法,則 直接從 Stock Bottle中取出 2 滴一般花精或四滴救援花精加入 Treatment Bottle中,不需要再加水;以免過於稀釋。

問: 有聽說過一種說法『每天都記得服用某種花精,當有一天會忘記服用它,表示你不再需要它了。』是真的嗎?

答:這的確是 一種判斷指標,往往因為該情緒己不太再困擾自己,所以處理的急迫性變低後,就可能會忘記使用。但此一指標就如同這個說法,只適用於一開始都記得用,後來才 忘記的這種類型。

問:服用花精一段期間後卻發生情緒震盪,是做更深層的情緒喚醒與療癒嗎?

答: 花精之所以特別與珍貴,因為這套心靈輔助法不壓抑情緒,而是要人們學習處理情緒的方法。依我的經驗,當人們準備去面對過去所無法接受的創傷或怨恨時,就會 出現這種強大衝擊的情緒,只是最大的不同是,過去這種強大情緒來襲時,往往是人們累積過多壓力後必然產生的結果,就如同火山爆發釋放過多的能量,人們是處 於被負面情緒掌控的狀態,但在使用花精過程中所出現的衝擊情緒,卻是一種經歷,讓人們重新進行自我瞭解,雖然情緒的能量還是很強,但意識卻常是清楚的,也 就是說,人們會較容易發現自己正在經歷某種負面情緒,而不是像過去那種被情緒淹沒的狀態。

學習處理情緒的方法有很多種,很多人使用壓抑的 方式,使自己的愛恨表達方式儘量符合社會的要求,但這種壓抑的方式就如同巴哈醫生所說,只有在自己能量還夠時可以做得到,一旦處於能量低落狀態時,被壓抑 的情緒往往以更大的力量反彈,所以巴哈醫生鼓勵人們不壓抑情緒,而是以開發相對美德的方式來處理情緒,例如以愛對治恨,以勇氣對治怯懦。

但 要開發相對的正面美德,第一步先要正視這些負面的情緒問題,如果我們不願承認對他人有恨,那麼要如何學習寬容?不承認自己的怯懦或恐懼時,如何學習勇氣? 所以當人們準備好而使用花精時,就容易重新經歷這些負面情緒而開始更深層的瞭解自己,進而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一旦瞭解問題所在並學習面對後,才有辦法再 進行後續的學習功課了。

問:服用花精後,如激發出深層潛伏的負面情緒時要如何處理?

答:服用花精處理心理癥結的過程,有時就像在刷陳年馬桶的過程,有時刷到累積多層污垢的 地方時,的確會產生較強的臭味,所以會感覺較強的負面情緒。但我的觀察是,當可以經歷較強的負面情緒時,表示正面力量也已同時增長,所以人們如果能仔細觀 察,就可以發現過去所難以經歷的負面情緒,現在則較容易面對與處理,例如過去長年陷在某種負面情緒中無法掙脫,現在常只需要幾天或幾小時,就可以重新回到 平穩。但如果有人因清除過程中所產生的負面情緒而覺得很不舒服時,可以立刻根據現在所出現的負面情緒,再選擇合適的花精使用,也可以建議使用 Rescue Remedy 。

問:有些花精效用強不可單獨使用是真的嗎?

答:不是。但有些處方例如龍芽草 (Agrimony) ,因為可能會將此人壓抑下去或刻意迴避的負面情緒呈現出來,所以可能會出現較強的負面情緒,但只要在這個時候再使用 Rescue Remedy 或可以幫助處理這些負面情緒的花精就可以緩和。

問: 龍芽草 (Agrimony)類型者,他們不願表現出負面情緒,即使訴說自己的事也都是以迂迴的方式來談,該如何替他們挑選花精?

答: 一般說來,有著 Agrimony特質的人,大多不想碰觸自己內心真實的負面感覺,因為那些情緒對他們來說是一種難以承受的痛,所以能躲就躲。當有人想進一步瞭解他時,他 們就會以迂迴的方式來談,所以如果覺得某個人會用笑臉來婉拒談及自己的問題,或者講到很傷感的事時,依然帶著笑意輕描淡寫帶過時,就很可能要使用 Agrimony。

要判斷他們是否需要這個花精不是那麼難,但要幫他們找到其他應配合使用的才會比較困難,因為除非能得到 Agrimony的人的信任,不然他們講的東西都會很表面,也不太會承認人們對他們所提出的判斷,所以要幫助他們時,會出現像霧裡看花的感覺。

要 幫助 Agimony的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有耐心,不要急著去打開他們所不想碰觸的傷口,要隨著他們所能接受的進度在旁邊照顧著,即使進步的幅度很慢也好, 那麼就會有很大的轉機。畢竟他們那麼害怕面對的事物,必然是一個很難解的結,不然他們不會用盡全力來壓抑自己的感覺,幾乎每一位 Agimony的人在接受花精協助後都會承認,帶著面具是很累人的。所以根據我的經驗,多一些耐心等到他們漸漸有信任感後,就會真實的呈現自己,這樣才有 辦法真正幫助這一類型的人。而且在使用 Agimony二至三週後,通常他們就比較不願意再帶著面具與人應對,這時就更能看出他們所需要的其他花精是什麼了。

花精理論與研究篇

問:花精的面談與一般心理諮商有何不同?

花精諮詢著重在情緒的面向,所以諮詢師的詢問重點在分辨情緒的種類,不太需要人們將過去的事件詳細描述出來,個人過去的經歷對於花精諮詢師來說,只是用來區辨情緒種類的參考,所以人們不用擔心有過度自我坦露的問題。簡單來說,花精的談話是情緒導向,而非故事導向。舉個例子來說,如果有人談到她很怕某位主管,而這個害怕的深層原因主要是因為她幼年曾遭受過性侵害,這名主管與性侵她的人具有許多相同的特質,但是此刻她並未準備好去面對這個傷口,一般的心理諮商師可能在此會面臨一點困難,但是花精諮詢師就不會。花精諮詢師只要知道有這種害怕的情緒就可以選擇花精幫助她,等到人們在花精的幫助下,開始有勇氣去面對過去的傷痛時,這時就可以再進入更深的處理。花精諮詢師隨著個案的成長進度幫助個案,談話的內容可深可淺,不會強迫成長,不用擔心過度自我暴露的問題。

問:英國花精只有三十八種,真的能協助人們處理所有心理困擾嗎?

英國巴哈醫生過世前特別交待其傳人,三十八種花精已構成一個完整的體系,可以處理所有人類的負面情緒。為何三十八種花精就能達到這樣廣大的涵蓋面呢?我們以顏色來做比喻,大自然充滿著各式各樣的色彩,我們的眼睛可區別的顏色也超過幾百萬種,但是所有的色彩全部來自紅、藍與黃色三種基本色。同理,人類的情緒也有非常多種,但是可以從這三十八種基本情緒中推衍出來,如果以數學來算算看,將三十八種花精加上救援花精並以最高可混合使用九種處方(註:九種處方是巴哈醫生曾使用的最高上限)的方式來算,總共可達到將近二億九千三百萬種的組合。

而且每一種花精組合又可用在不同的情況上面,例如志明與其妻春嬌都需要使用鳳仙花與构酸醬二種處方,志明需要鳳仙花的原因是因為他是一個個性很急的人,他因為不經細想就隨口答應去做一場演講,但因為時間很匆促,沒時間去做準備而覺得很擔憂,所以他也需要构酸醬來幫助他處理擔心的情緒。而春嬌需要构酸醬的原因是因為,他本身是一個很怕到公眾場所也很怕遇到陌生人的人,而她因為必須跟志明去參加這場演講,所以需要构酸醬。而她需要鳳仙花的原因只是因為心急志明沒時間準備演講而開始不耐煩起來。所以以上述為例,顯然相同花精可以幫助許多相同情緒但原因不同的人,所以為何說,三十八種花精就可協助處理所有人類情緒。

而且從實證面來看,英國花精從1930年代開始使用以來,在全世界從來未曾遇過找不到花精可以協助的人。

問:巴哈醫生的「簡單原則」?

答:這是巴哈花精中一項非常重要的精神所在,巴哈醫生研究後發現,萬事萬物的本質其實就是單純簡單,所以不論在花精數目與使用方法上都力求簡單,所留下的著作說明也力求精簡,避免混淆人們,希望人們能容易地學成以自助助人。

問:何謂觸媒花精?

答:根據 John Ramsell 在「問答集p.76」以及 Philip Chancellor 在「圖解手冊p.141」中的說法,如果有人看起來情緒很多,似乎需要多種花精,或者使用花精後看不太到效果的人,可以選擇 Holly 或 Wild Oat 幫助讓狀況更清晰。外顯、激烈積極類型的人可用 Holly ,內縮、低落型的則使用 Wild Oat 。Star of Bethlehem也可以視為是另一種觸媒花精。但就如同 John Ramsell 所說,觸媒花精的使用是最後的手段,不能因此規避正規選擇花精的方法,以為使用了觸媒花精就可以正確地把人們該使用的花精自動顯現出來。

原文如下 : If ever a case suggests that it needs many Remedies, or if ever a case does not respond to treatment, give either Holly or Wild Oat, and it will then be obvious which other Remedies may be required. In all cases where the patient if of the active, intense type, give Holly. In patients who are of the weak, despondent type, give Wild Oat.

問:剝洋蔥 (Peeling the Onion) 的意涵?

答:在生命的歷程中,人們會因所遇到的問題,而發展出不同的防衛機制,例如有人小時候可能是一位不想惹事甚至有些害羞怕生的人 (Mimulus) ,後來因為常常被同學欺負,開始武裝自己,讓自己變成經常會生氣而罵人或打人的人 (Holly) ,後來又遇到比他更兇的人,而被打或羞辱,從此他就開始用嘻皮笑臉的方式來面對這些人 (Agrimony) ,這種過程就好像洋蔥一層層的包上,所以幾乎每位成年人都可能會具有多重情緒。這時如果直接切入深層的內心,可能不舒服又具危險性,尤其當人們還未準備好面對深深埋藏在心中的問題時。花精採用較溫和的方式,他們從外層,也就是從現在的這層情緒,慢慢回溯進去處理,當接觸到問題核心時,人們也已較能具備面對的勇氣了。

問:植物的型態與花精功效的關連?

答:花精中有一學派,的確認為花的顏色、植株是否挺立或攀附等型態與其所能處理的情緒有很大關連,例如微風吹過就會輕輕顫抖的 Aspen就是用來處理不知原因的恐懼;而 Water Violet又挺又直的植株,也代表其獨立與自我意識較強的特質;而 Chestnut Bud使用嫩葉正要磞出時的芽苞,意味可以給人們一種突破固著無明狀態的力量與智慧,讓人得以脫出困境,獲得改變的機會。但是在 Bach Center的課程中,並不強調這個部分。根據 Center的說明, Dr Bach當初會發現這些植物,主要還是以其敏銳的感應力或先出現心理與身體症狀後,才被一種力量引導到該種可以處理其問題的植物前,而發現該種處方的。但如果研讀植物型態後,能增加人們記憶該花精的適用心理症狀,則也有極高的研究價值。我自己在教授花精面授課程時也把這部分的內容融進教材中,加深學習者的印象。

問: 巴哈醫師用兩種方法來製作花精,分別是日曬法及煮沸法。請問哪些是採用日曬法,哪些是用煮沸法?

答:

日曬法 —Oak, Gorse, White Chestnut, Water Violet, Mimulus, Agrimony, Rock Rose, Centaury, Scleranthus, Wild Oat, Impatiens, Chicory, Vervain, Clematis, Heather, Cerato, Gentian, Olive, Vine, Rock Water. 共二十種

煮沸法 —Cherry Plum, Elm, Aspen, Beech, Chestnut Bud, Hornbeam, Larch, Walnut, Star of Bethlehem, Holly, Crab Apple, Willow, Red Chestnut, Pine, Mustard, Honeysuckle, Sweet Chestnut, Wild Rose. 共十八種

問:本地植物所製成的花精是否較適合當地人?真的是「在地最好」嗎?

答:三十八種花精中的 Vine, Olive 花精, Dr Bach 是使用在義大利或瑞士生長的植物所製作的母酊液。 Dr Bach 希望使用英國本地植物,原意是認為本地植物是土生土長,其生命力會較好,並未說過這種植物會比較適合英國人。 Dr Bach 過世前,曾說他的花精系統將會傳到全世界,而當初在試用這些植物時, Dr Bach 也找了許多國外的朋友一起做測試,可見當初就是以全人類為導向,不是只考慮英國人而已的。

如果根據「複雜理論」,當南半球一隻蝴蝶拍拍翅膀,就可以影響北半球氣候的全球化時代中,我們所用、所吃、甚至看的東西,許多皆來自國外,國家的差異性逐漸在消失中,所以,有些國外物品反而讓我們覺得很容易接受,例如我聽許多歐美音樂家所創作的音樂時,就感覺到很深的情緒安撫功能,所以說,到底是否一定「在地最好」就很值得仔細思考了。而且,所謂「在地最好」的說法,這個在地的範圍要怎樣劃?以居住地、國別還是以文化區域呢?是不是將來有人發現北部的花精,就說這最適合北部人,南部人效果就會比較不好呢?或者如果以中國大陸為例,是不是每一省發現的花精,就不適合其他省份的人了呢?英國花精我己使用多年,不僅自己、周遭親友及個案們也多所獲益,雖然我尊重其他花精系統的存在,但我很確定英國巴哈花精,也可大力幫助非英國人的。

問:我看到有些書上介紹十二個療癒者及七個幫助者是什麼意思?以及十九種的其他花精,在使用上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答:當初巴哈醫生先找到十二種花精,就立刻公佈人們該如何使用,與製造這些花精的方法,並以 The Twelve Healers命名,後來再發現四種花精時,為了怕讀者誤以為是不同的東西,於是繼續保留 The Twelve Healers的名稱,只再後面加上新發現的花精,所以發現四種時,就變成 The Twelve Healers & Four Helpers, 七種時就是 The Twelve Healers & Seven Helpers,之後再發現十九種時也是一樣的,這些只是發現順序的紀錄而已,雖然部分人士對這個發現順序大做文章,認為其中有許多使用上的深意,但巴哈中心已一再表示,這些名稱在使用上並無任何特別意義。

問:有那些花精可歸類為典型花精 (Type Remedies) ?一個人是否會同時擁有二個以上的典型花精?

答:所謂的 Type 是指個性或長久以來的一種較固定的習性,大部分的人大致會有一種 Type Remedy, 但有些人可能會有二個或二個以上的 Type Remedies ,而人的一生中,這些 Type Remedies 也可能會改變。

三十八種花精中,那些屬於 Type? 那些是 Mood 也是常被提出討論的問題。像 Honeysuckle 、 Chestnut Bud 及 Wild Oat 看起來似乎像 Type Remedies, 但是 Bach Center 並不認為這必須歸類在這個類組中,因為大部分的人使用了這三個花精後,很快就可以發現他們的人格特質並非是這樣,而是其他的花精類型。簡而言之, Bach Center 認為無所謂 Type Remedies or Mood Remedies 的確定分別清單,許多的花精同時都可做為 Type 與 Mood remedies 使用。

類似花精區辨篇

問: Gentian 、 Gorse都與沮喪有關,如何分辨?

答: Gorse的沮喪比 Gentian深,是一種己絕望放棄的感覺,處在這種狀態的人,常常會失去信心,並讓自己沈溺其中,完全不想再做任何嘗試,他們如果還會試,通常只是想證明這種方法無效而已。 Gentian的狀態雖然感覺很沮喪,對自己的能力有所懷疑,但是並?到放棄嘗試的狀態。這二種情緒也會互相轉化,處在沮喪的 Gentian的狀態的人,如果未適時處理,常很快會進入 Gorse的絕望。

問: Sweet Chestnut 與 Gorse 都與絕望有關,如何區別?

答:這是許多人覺得很難區別的一組花精, Gorse 類型的人在受到挫折後,對未來採悲觀看法而決定放棄,他們如果會再做任何事,都只是想確定不可能成功而已,所以 Gorse 的人在找工作被拒後,可能就會把履歷表撕掉,因此 Dr Bach 將 Gorse 歸類在疑惑這組中,因為他們真正問題所在,不是在於絕望,而是在於無信心; Sweet Chestnut 的人則完全不同,他們的絕望通常發生在所有的出路都被關閉時,以巴哈中心的所舉的例子為例:想像一個一直在找工作的人,因為久未工作無錢付房租,他的小孩與太太都在餓肚子,他?錢坐車去接受面試,衣服又破舊,根本無法穿去找工作,房東又逼他們搬家,處在這種找不到出路的狀況,會覺得似乎連上帝都遺棄他了,甚至連自殺也不可能解決問題,因為這意味得由他的太太與小孩來承受一切。這種絕望非常深沉,與遭逢疑惑的 Gorse 不同, Gorse 的人如果對於成功的保握較確定些,他們便不會沮喪了。 Gorse 的人在嘗試失敗後,不想再試就放棄希望,他們對未來感到悲觀,根本不想再做什麼事。相反地, Sweet Chestnut 的人會一試再試,但感到已走到路的盡頭,不知道下一步要往那裡走?他們無法看到隧道盡頭的亮光,而充滿絕望。他們雖然一試再試,但是感到十分的沮喪。 Gorse 的人則拒絕去看到希望,他們甚至在未真正嘗試去找出答案時,就對第一個阻礙投降。 Sweet Chestnut 的人試了任何一個路徑,但發現所有的路都不通,他們內心的悲痛是如此令人心碎,在這種悲痛中會讓人們感到想要?喊求助。

生病時, Gorse 的人會聽聽診斷結果然後就放棄, Sweet Chestnut 的人則在身心上都會想辦法去找尋答案,但是最後發現自己是如此的無助,不知道要往那裡走?很像 ” 永不放棄 ” 的類型。依據巴哈中心的說法, Oak, Vervain, Agrimony 或 Centaury 的人,最後常需要 Sweet Chestnut, 而那些易處於疏離狀態的類型,如 Willow, Wild Rose 或 Hornbeam 的人,則較易轉進 Gorse 的心理狀態。

問: Gorse 的絕望和 Wild Rose的放棄有什麼不同 ?

答: Wild Rose的人雖然未有明顯的理由,但習慣 對於發生的各種事物採取逆來順受或無動於衷的態度,所以研究巴哈花精多年的德國女諮詢師 Metchthild Scheffer才會 認為,這種人可能是因為出生時,曾經歷難產或早產,讓他們從人生一開始,就認為自己似乎是來錯了,最後導致這種疏離與自我放棄的習慣。 這與因受到挫折打擊所導致的 Gorse狀態是不同的, Gorse的人會感到絕望沮喪,但 Wild Rose的人,則比較不容易感受強烈的負面情緒,他們的情緒常處在一種不悲不喜的平板狀況中,所以有時他們甚至會覺得自己似乎很能接受一切,也能調適自己,但其實起因是一種自我封閉與放棄,最後習慣去忽略感受所造成的。

問:如何簡單分辨 Sweet chesnut ,Mustard ?

答:二者的分辨重點在於是否知道沮喪低落的原因。 Mustard 處理莫名沮喪,也就是說,這種沮喪找不到原因,當事人可能生活上一切順心,但在某天忽然就感到低潮,隔幾天又恢復。而 Sweet Chestnut 是種長期在艱困環境中奮鬥卻找不到出路,最後產生的絕望沮喪感,就像 921 地震後的災民,可能歷經親人死亡、房屋倒塌,最後又因長期找不到工作所產生的絕望感。

問:龍芽草 (Agimony) 與水菫 (Water Violet) 都不想讓人探究自己的內心,如何分辨?

答: Agrimony 的人不談論自己的問題而將痛苦隱藏在笑臉下, Water Violet 也不太願意向別人訴說自己的問題,但是其本質是很不相同的, Agrimony 的人不喜歡衝突,常因為擔心破壞表面的和諧,所以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痛苦,但是 Water Violet 之所以不告訴別人自己的問題,是因為注重隱私或驕傲所致。

問: Olive 與 Hornbeam 都與疲累有關,如何區分?

答: Hornbeam 通常被用在所謂「周一症候群」上,這類人即使睡飽起來還是覺得很累而不想工作,但是一旦開始工作後,那種疲累狀態就會消失,通常發生的原因是這個人已對那個工作失去熱情,或遇到覺得無法解決的難題等。而處在 Olive 狀態的人,通常之前都曾處理過一些耗損身心的事務,例如準備重大考試,或負責重大專案等等,這是真正的疲累,不像 Hornbeam 的人,是還未去做就覺得累。

問: Oak 與 Olive 的人有何差異性?

答: Oak 這種花精是給勇往直前不知身體疲憊的人, Oak 的人是天生的戰鬥者,他們的字典中似乎?有「不可能」這三個字,所以常會做事做過頭,忽視身體所出現的疲累或其他警訊, Oak的人常就像 Oak樹一樣,在大家?有預料到的情況下發生重大疾病甚至粹死,就像 Oak這種樹,當外表還看不出有任何異狀時,突然在某天,從樹的中心崩坍。 而 Olive 是給經歷過如生病或辛苦工作後,而感覺非常疲憊的人。通常 Oak 的人,即使剛完成一項重大交辦任務,他也不太會告訴他人說自己很累等等,因為他可能並不知道疲累;但需要使用 Olive 的人就不同了,他會感到疲累,而他之所以會讓自己那麼疲憊,並不是因為不知道疲憊,通常是有其他考量所致。

問: Elm與 Oak的人格有何差異性?

答: Elm是相當具有能力與理想的人,可是有時過大的責任與工作量, Elm的人會對自己的能力產生懷疑,而產生沮喪的感覺,他們比較會瞭解或承認自己的極限,不像上題所提 Oak的人,常會做事做過頭,忽視身體所出現的疲累或其他負面情緒的警訊。也就是說, Elm 的人不平衡時,會對自己能力產生懷疑,覺得沮喪無力,但 Oak 的人比較不容易出現這樣的懷疑,他們似乎不太知道什麼事是不可能的,所以即使身體己亮紅燈,他們常無視這種警訊繼續勇往直前。

問: Vervain 與 Oak 的人常會做事做過頭,二者如何分辨?

答: Vervain 的人如果做事做過頭把自己逼的太緊,通常是基於興趣與熱忱,但是 Oak 的人,如果把自己逼得過緊,通常是因為責任感所致。

問: Rock Rose, Aspen, Mimulus 都與害怕有關,如何區別?

答:先區別 Aspen 與 Mimulus 二種,二者最大的差別在於是否知道自己在怕什麼?如果確定知道自己怕黑、怕老、怕生病等等,那麼這是 Mimulus, 如果是模模糊糊地,好像是怕這個,一下子又好像在怕別的,怕的東西變來變去,又很多種,一問他在怕什麼, 他又無法確定描述,那就可能是 Aspen 。而 Rock Rose 則用來幫助各種類型的驚恐,它比 Mimulus 的擔心或焦慮來得更強烈。例如罹患恐慌症的人,或受到持續惡夢驚擾的人,因其驚恐程度是大的,所以使用 Rock Rose 可以快速幫助他們平緩情緒。

問:如有怕黑問題,應該使用 Mimulus 還是 Aspen ?

答: Mimulus 與 Aspen怕黑的差別在於:如果人們明確表示,他很怕黑,因為這 是可找得到原因及確定原因的害怕,所以要使用 Mimulus 。但是如果是具有想像力性質的害怕,例如莫名地害怕暗處中躲著不可知的東西 , 或者莫名地擔心黑暗中,有什麼不可預期的壞事會發生時,那就要使用 Aspen. 。 舉個例子來說,如果確定說:很怕陰暗黑暗的地方,那就要使用 Mimulus,但如果是晚上一到暗處時,就會莫名奇妙想東想西的害怕起來,一下怕有東西躲在角落,一下又擔心會不會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等,但仔細一想,又不確定到底在害怕什麼時,就要使用 Aspen。所以 不管是怕黑或是怕黑暗中較易發生的意外,都要看是否知道自己在怕什麼? 其實在臨床上,這二種恐懼常合併出現,所以在處理怕黑問題時,這二個花精常同時被用到。

問: Rock Rose 和 Star of Bethlehem兩者都是針對驚嚇,除 Star of Bethlehem有處理創傷、憂傷之外,兩者有什麼差異呢?

答: Rock Rose單純針對恐懼, Star of Bethlehem則對治震驚與創傷,舉例來說,剛被醫生宣佈得了不治之症的人,這時的震驚則須使用 Star of Bethlehem,但當疾病隨著時間發展,病人清楚感受生命力大幅失去,開始感到恐慌時,這時就應使用 Rock Rose幫助處理這種強大的恐懼感。

問:我發現要分辨相近特質的花精有些困難,當他人告知心情與情緒狀況時,要具體分辨出適合服用那種花精,會讓人猶豫不決,如何解決?

答:這種現象除了與對花精適用心理狀態的了解深入度有關外,還與判斷他人處在那些花精狀態的經驗有關。如果是前者的因素,可以多看一些比較各種花精異同點的書藉,例如 Stefan Ball 所著 Teach yourself-Bach Flower Remedies(ps. 本書尚無中文翻譯 , 可至巴哈中心或 Amazon 網站購買 ), 有較大篇幅的比較介紹。而第二項因素則是選擇花精中較困難的一環,就是去判斷個案所處的狀態到底符合那些花精狀態,這就好像要從交響樂中找出音樂重點、潑墨畫中看出作者主要的構圖意涵,這些都需要時間去磨練。

心理狀態不像身體症狀那麼具體,大部分只能依靠談話或觀察個案的肢體動作來做分辨;而人們也較無法像描述身體的方式具體描述問題所在,因為心理有困擾的人,大都會感到混亂迷惑,所以諮詢師要清楚分辨個案所處的狀態,是需要下苦功磨練的,也因為這樣的方法較辛苦,現在世界上才會出現種種所謂 ” 方便法 ” ,例如「花精地圖 ( 利用身體表面區域或外顯症狀來判斷該使用什麼花精? ) 」或抽花精卡 ( 讓個案以直覺隨意抽用 ) 等,來取代巴哈醫生所留下的方法。但其實前二種方法不僅可信度有疑義,也會影響花精系統最珍貴的精髓,就是培養自我覺察、最後達到可自我處理情緒、成為自己心理醫生的能力。

如何能正確分辨人們該使用何種花精?我認為最好的方法,還是儘可能大量的閱讀花精或心理相關書籍、不斷的自我覺察、觀察別人並自己使用花精及給別人使用花精、勤於紀錄使用心得,累積一段時間後,就可以較容易的幫助人們選擇正確花精了。

回到上面

 

 

關於我們 文章分享 課程介紹 公佈欄 聯絡我們

英國花精工作室-------台北市忠孝西路一段41號11樓十三室(02)23896775 0921828020

violetchang113@yahoo.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