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精創始組織認證中文課程招生中


文章一 巴哈花精的基本介紹 /Judy Howard

文章二 自我療癒---疾病之因(一) /Dr. Edward Bach

文章三 自我療癒---疾病之因(二) /Dr. Edward Bach

文章四 自我療癒---疾病之因(三) /Dr. Edward Bach

文章五 靈修大師奧修對疾病的看法 /Osho

文章六「寶瓶同謀」對身體疾病的看法 /Marilyn Ferguson

文章合集 花精心得分享 /張伊瑩


1

巴哈花精的基本介紹

摘譯自:巴哈花精指導手冊(The Bach Flower Remedies Step by Step)第一章

原著者:Judy Howard (茱蒂霍德)● 譯者與摘要者:張伊瑩

摘要:

巴哈醫生在行醫過程及對細菌學與順勢療法(Homeopathy-又稱同類療法)的研究後,發現身體健康是倚賴於我們的思考方式及情感,所以要真正治癒身體疾病,心理問題的處理是首要的。於是離開倫敦搬到鄉下,找尋可以協助處理心理困擾的天然處方。過去他一直在為他的發現找尋科學上的證明,並使用知性的方法,但是現在他有一個改變,他對於身與心的感覺變得非常敏感。在發現某一種特別的花種之前,他自己會先強烈地遭受到某一種花所相應的負面情緒,同時,他也遭受到某一些身體的不適。那時他就會在田野與山徑中閒逛,直到他找到某一種可以立刻恢復他內心平靜與身體症狀的花。就這樣他找到三十八種花精,每一種植物都依據它們所能處理情緒的類別而被特別挑選出來。食用植物與做為其他療方的草藥有著他們各別的目的,所以巴哈醫生避開這些種類的植物以形成一個清楚與單純的體系。

雖然有些人質疑如果巴哈醫生活久一點,他是否會增加更多的花精。事實上,在1936年十一月巴哈醫生過世前不久,他宣佈他的工作已經全部完成。而且在他將整套花精交給他的助手時,他也要求他們不可對此系統進行任何改動。

雖然現代社會過於快速的步調所帶來的壓力、變動的環境以及文明病在在困擾著人們,但是人的心理情緒是不會改變的。現代人對於愛滋病與癌症的恐懼與巴哈醫生所處時代流行的白喉與天花並沒有什麼不同。花精針對病人的心理層面、個性與氣質而不是直接針對身體症狀,所以擔憂與恐懼才是重點而不是天花或愛滋病。這個方法針對人而不是疾病,所以雖然時代會改變,但是巴哈花精不隨著時代,而是隨著人往前走的。 top


本文:

除了引用巴哈醫生多年來的夥伴及助手--蘿拉威克斯(Nora Weeks)的話,我想不到有更好的方式來介紹巴哈醫生的花精療法(又稱巴哈花藥療法)。蘿拉將其一生奉獻在巴哈醫生的志業上,她信守這個療法的原則及這個療法中最重要與最基本的精神--簡單。

接下來要介紹的這段話是摘自蘿拉多年前一場談話的內容。這位瞭解這項療法最深的人,將巴哈醫生一生的志業優雅的呈現出來。

"可不可以?請您從下一個片刻開始將您的想法從幫助"人的身體"轉向這個"人",因為經過愛德華巴哈醫生(Dr Edward Bach)多年來的研究結果,發現我們的身體健康是倚賴於我們的思考方式、我們的情感與情緒。當我們正向地、有建設性地及快樂地思考,身體就是和諧有韻律的健康狀態。當我們負面地、不快樂地及破壞性地思考就會生病。這就是思想的力量,一種超越身體的力量。而身體終究說來只是一個交通工具、是人們在地球上用來駛向自己人生旅程的一輛車。

或許你們之中有些人並不知道任何有關巴哈醫生的療法,首先我很樂意告訴大家巴哈醫生是如何發展出他的體系並發現這個方法。巴哈醫生來自威爾斯,他的名字應該是巴赫,但是因為他的醫院同事們常叫他巴哈,所以我們也就這樣稱呼他了。愛德華巴哈於1900年代初期獲得公共衛生學位(Diploma of Public Health--D.P.H.)並在大學附屬醫院(University College Hospital)受訓合格。他是一位很特殊的醫學院學生,因為他很快就對於病人比對他們的疾病還有興趣。他坐在病人的床邊聽他們講話以瞭解他們生病的真正原因。

那時巴哈醫生就察覺到一個現象,那就是只治療身體的症狀是不夠的。身體只是反應心思的一面鏡子,只有受到折磨的這個人才是需要被協助的,他需要接受能克服他的煩惱、恐懼、沮喪及無助感的協助。他覺得一個全新的方法也就是實際可行的方法是必需的,因為光用話語是不夠的。對一個充滿煩惱的人說:高興點,不要煩惱(don't worry, be happy)是沒有多大的幫助的。

但是巴哈醫生想要用正統的醫學方法來證明及測試自己的想法,所以他成為一位細菌學家。他在這個領域的研究非常有名,但是卻無法滿足他。因為這個療法還是停留在治療身體而不是人,而且巴哈醫生很不喜歡把由疾病做成的製劑再打回人體。這些年並沒有白費,因為他研究他的病患、他的朋友及任何一位他所遇到的人,他觀察他們不論在工作與娛樂時、健康與生病時對於各種日常事物的反應。這些對於人性的知識為他日後的療法奠定良好的基礎。接著巴哈醫生接觸順勢療法(homoeopathy),他很高興發現這個療法的創始人--也就是漢尼邁(Hahnemann)所說的話:病人是治癒疾病最重要的因素。同樣地,順勢醫療法也針對病人的人格、個性、癖性與身體症狀開列處方。巴哈醫生在皇家倫敦順勢醫療醫院(Royal London Homeopathic Hospital)工作過一段時間,在那裡他對於腸中毒性貧血(intestinal toxanemia)與慢性疾病的關係開始產生興趣。

我想針對此向大家做一個簡短的說明,因為這個研究結果對巴哈醫生最後所發展出的療法有很大的助益。他隔離七組腸內菌叢(intestinal flora)也準備了從這些菌叢產生的那索德菌種(nosodes),並給病人口服,目的是要清理與淨化腸道。我使用現在式的"是",是因為這些菌種及七種巴哈醫生發現的菌種,也就是七種腸內的菌種一直到今日還一直被使用,他們是非常成功的。

接著他有了一個很重要且很有意義的發現。這個發現就是:不管人們罹患何種身體疾病,有相同情緒困擾的病人就需要相同的處方。而且不管這些情緒折磨是來自何種身體上的不適,那些遭受劇烈情緒衝擊與那些緊張與焦慮的人各自需要相同的處方。從那時開始他只根據病人的個性與情緒上的困擾開列處方。不需為病人做身體檢查,也不再需要實驗室的測試,可以立刻開始而不用拖延任何時間,這個結果真是相當棒。這個結果也證實他的想法,也就是身體的疾病不是起因於身體,而是他所說的,"是一種心理態度具體化的結果。"

巴哈醫生覺得他可以花時間與精力去找尋幫助人們從不愉快的想法超脫出來的事物了。他知道這些必須從大自然的樹木與植物中去找尋,因為我們所有的需求都可以取自造物者所創的大自然中。巴哈醫生已經知道新系統的原則就是:"幫助病人而不是他的疾病,"因為當負面想法被超越後,身體自然會有所反應。所以在1930年他毫不遲疑放棄他在倫敦的所有工作並搬到鄉下。

在他多年的行醫生涯中,他一直在為他所有的發現找尋科學上的證明,並使用知性的方法,但是現在他有一個改變,他對於身與心的感覺變得非常敏感。在發現某一種特別的花種之前,他自己會先強烈地遭受到某一種花所相應的負面情緒,同時,就如他說,很幸運地,他也遭受到某一些身體的不適。那時他就會在田野與山徑中閒逛,直到他找到或者應該說被引導到某一種可以立刻恢復他內心平靜的花,同時在幾小時之內,他的身體不舒服也被治癒。

他用這種方式發現38種可以涵蓋38種折磨人類的負面心態。除了三種花之外,這些花種都是田野間相當常見的野花。他只使用花的部分,因為他們長出地面沐浴在陽光與空氣中並且將植物賴以繁衍的種子藏於花心中。當然,這許多種花都是你們所熟知的,例如荊豆(gorse), 石南(heather), 忍冬(honeysuckle), 野薔薇(wild rose), 菊苣(chicory), 龍芽草(agrimony)--或是我們所熟知樹種例如橡樹(oak)、山毛櫸(beech), 柳樹(willow)、落葉松 (larch)的花。

巴哈醫生將這38種療法分成七組,分別是針對恐懼、不確定與優柔寡斷、孤獨、對現況興趣不足、對於別人的想法與影響力過於敏感、意氣消沈與絕望以及過度擔心他人。在"十二種花精與其他"(The Twelve Healers & Other Remedies)這本手冊中,他簡單地列出處理這些負面情緒的花精。” 引自蘿拉威克 1973

有關巴哈醫生的生平可參考由蘿拉威克所著"愛德華巴哈醫生的醫學發現"(The Medical Discoveries of Edward Bach Physician"這本書。這本書將巴哈醫生的事業、研究與最後有關植物療效的珍貴發現也就是聞名於世的巴哈花療法有很好的紀載與闡述。

這38種療法組成一個完整的系統,每一種植物都依據它們所能處理的情緒的類別而被特別挑選出來。食用植物與做為其他療方的草藥有著他們各別的目的,所以巴哈醫生避開這些種類的植物以形成一個清楚與單純的體系。雖然有些人質疑如果巴哈醫生活久一點,他是否會增加更多的花精,但是他不會這樣做的。因為這38種花精己經涵蓋了每一個負面心境,所以不會再出現其他的花精了。事實上,在1936年十一月巴哈醫生過世前不久,他宣佈他的工作已經全部完成。而且在他將整個花療法交給他的助手與伙伴時,他也要求他們不可對此療法進行任何改動。

雖然現代社會過於快速的步調所帶來的壓力、變動的環境以及文明病在在困擾著人們,但是人性是不會改變的。雖然我們或許面對著與巴哈醫生所處時代不同的問題,但是情緒所呈現出的面向才是重要的。而且不管時代如何變動,情緒的種類是恆常的。現代人對於愛滋病與癌症的恐懼與巴哈醫生所處時代流行的白喉與天花並沒有什麼不同。花療法針對病人的心理層面、個性與氣質而不是直接針對身體症狀,所以擔憂恐懼才是治療的重點而不是天花或愛滋病。巴哈花精針對人而不是疾病,所以雖然時代會改變,但是這套系統不跟著時代,而是會繼續跟著人往前走的。top

 

2

自我療癒---疾病之因(一)

摘譯自:自我療癒(Healing thyself)第一章

原著者:Dr Edward Bach ●譯者與摘要者:張伊瑩

摘要:

現代醫學科技所以失敗的主要原因,在於它所處理的是疾病之果而非因,幾世紀以來,疾病的本質一直被物質主義的理論與主張所蒙蓋,也因此,疾病就可趁各種機會逞威。歸結原因就在於它的根源一直未被勦除,這種情形就像敵人在山坡上建了堅固的堡壘,並在附近到處打遊擊戰,可是人們只是忙著修補被匪徒破壞的房舍及埋葬死者,而忽略那座受到敵人嚴加設防的大本營。

疾病的本質來自於靈性與頭腦的分裂,除非使用精神性及心性的方法,疾病是不可能被消除的。 只有針對身體的治療功夫只能做到表面上的修復,這種方式是稱不上治療的,因為疾病的根還在運作著,或許隨時會重新以另種形式出現。事實上,許多例子顯示出,有些病雖然明顯地被治癒,但是事實上是有害的,因為它會蒙蔽病人出問題的真正原因。

如果以正向的方式予以詮釋,疾病的發生對我們是好的。如果適當的去處理它,疾病會引領我們改正我們的缺點,讓我們比以前更健康也更好。疾病所帶來的痛苦是一個矯正器,它會幫我們指出我們沒學習到的功課,而且如果我們這個功課沒學會,疾病是不會被消除的。另一點也必須瞭解的是,那些知道疾病先兆症狀的人,如果他們可以運用正確的心靈治療方法,他們的病或許在發作前就可被防範或者在病發後的初期階段就可被治癒。top


本文:

現代醫學科技所以失敗的主要原因,在於它所處理的是疾病之果而非因,幾世紀以來,疾病的本質一直被物質主義的理論與主張所蒙蓋,也因此,疾病就可趁各種機會逞威。歸結原因就在於它的根源一直未被勦除,這種情形就像敵人在山坡上建了堅固的堡壘,並在附近到處打遊擊戰,可是人們只是忙著修補被匪徒破壞的房舍及埋葬死者,而忽略那座受到敵人嚴加設防的大本營。

本書的目的不是要告訴大家醫藥技術是不必要的,本書並沒有這樣的企圖,但是這本書的確有一個小希望,那就是引導那些受苦的心靈向內尋找疾病真正的根源,讓他們能幫助自己治癒疾病。此外,本書也希望激勵那些致力為人類帶來福址的醫護人員及宗教人士,讓他們更加努力找尋緩解人類痛苦的良方,讓人類免於疾病的一天早日來臨。

現代醫學科技所以失敗的主要原因,在於它所處理的是疾病之果而非因,幾世紀以來,疾病的本質一直被物質主義的理論與主張所蒙蓋,也因此,疾病就可趁各種機會逞威。歸結原因就在於它的根源一直未被勦除,這種情形就像敵人在山坡上建了堅固的堡壘,並在附近到處打遊擊戰,可是人們只是忙著修補被匪徒破壞的房舍及埋葬死者,而忽略那座受到敵人嚴加設防的大本營。普遍說來,這就是今日醫學的情形,只想到修補被破壞的建築與埋葬被殺的人,卻沒想到要去攻擊對付敵人的大本營。

當今的物質主義方法絕對無法治癒或消除疾病,因為疾病的根源不是物質性的。我們知道疾病是身體所產生的一種最終現象,是一種既深又長力量運作的最後結果。即使單用物質方式的治療看起來似乎是成功的,但是除非疾病真正的原因被勦除,這種治療只是一種暫時緩解的現象而已。現代醫學技術有一種趨勢,那就是錯誤詮釋疾病真正的本質,並大量使用身體的物質性術語,這種趨勢會增進疾病的威力。首先,它會減低人類思考疾病真正原因的可能性,也因此會降低人們找到有效治癒疾病的機會;第二,將疾病拘限在身體,會導致人們忽略能讓人復原的真正希望,並增加人們對於疾病的恐懼,但這二者其實都不應該存在的。

疾病的本質來自於靈性與頭腦的分裂,除非使用精神性及心性的方法,疾病是不可能被消除的。如果透過適當的瞭解,這種為消滅疾病所做的努力,也就是待會將介紹的方法,才能消除疾病主要的基本根源,真正治療及預防疾病。 只有針對身體的治療功夫只能做到表面上的修復,這種方式是稱不上治療的,因為疾病的根還在運作著,或許隨時會重新以另種形式出現。事實上,許多例子顯示出,有些病雖然明顯地被治癒,但是事實上是有害的,因為它會蒙蔽病人出問題的真正原因。就這樣以為健康已回復的情形下,疾病真正的原因卻被忽略,或許因此還會增加疾病的威力。相對於這些例子,有些病人能夠瞭解或者受到良醫的指導而能在導致疾病產生的負面精神或心性力量運作時,就能直接將這些負面能量加以中和,一旦這樣開始做,健康就可逐步改進,一旦完成,疾病也會消失,這才是打擊大本營也就是打擊疾病之根的真正治療方式。

現代物質醫學科技中的一個例外就是偉大的漢尼曼先生,他是順勢療法的創始者,基於一種對於造物者之愛與人類內心神性的瞭解,以及研究病人們對於生命、環境及各別疾病的心理態度,他從田野間的草藥植物及大自然中找到不僅可協助身體同時也可提昇心性的植物。希望他的醫學可以繼續拓展並由那些內心存有對人性之愛的醫生所開發運用。

耶蘇誕生前五百年,印度一些醫生在佛陀的影響下,將醫術發揮到可以完全揚棄外科手術的地步,儘管那時的外科技術水準和今日一樣或更加高超。就像希波克拉底 (譯者註:Hippocrates-- 希臘醫生 , 被稱為醫學之父 ) 對於治療的偉大夢想,帕拉切爾蘇斯 (譯者註:Paracelsus-- 瑞士醫師 , 發現多種化學新藥 , 著有外科大全 ) 對於人類存在神性的信心,以及瞭解疾病之根不在肉體上的漢尼曼,這些人對於疾病的本質與治療都具有深刻的瞭解。在過去的二十到二十五世紀中,如果這些大師的醫術被遵循,許多的痛苦其實就不會發生,但是,就如同其他事情一樣,唯物主義對於西方世界的吸引力還是非常強大,這麼長久以來,那些侵入者的聲音壓過這些真正瞭解疾病真相的人。

簡而言之,如果以正向的方式予以詮釋,疾病的發生對我們是好的,雖然聽起來有些殘酷,但它會讓我們看到我們所犯的錯誤。如果適當的去處理它,疾病會引領我們改正我們的缺點,讓我們比以前更健康也更好。疾病所帶來的痛苦是一個矯正器,它會幫我們指出我們沒學習到的功課,而且如果我們這個功課沒學會,疾病是不會被消除的。另一點也必須瞭解的是,那些知道或可以看出疾病先兆症狀的人,如果他們可以運用正確的精神或心靈上的方法,他們的病或許在發作前就可被防範或者在病發後的初期階段就可被治癒。但也不用沮喪,因為對於每一個被賦予生存權的人來說,由靈性主宰的生命是不會失去人生希望的。 top

3

自我療癒---疾病之因(二)

摘譯自:自我療癒(Healing thyself)第二章

原著者:Dr Edward Bach ●譯者與摘要者:張伊瑩

摘要:

要瞭解疾病的本質先要知道一些真理。第一項真理就是人具有神性,內在的神為我們規劃一生,而且只要我們願意,他們永遠指引我們朝向進化最有利之路。第二項原則就是我們存在這個世上的目的就是要藉由肉身獲取各種知識與經驗,開展我們欠缺的美德並消除缺點以成就完美的靈性。第三,我們應該瞭解在地球上短暫的經歷也就是我們所知的一生,只是我們進化中的一個小片段。我們的大靈也就是我們真正的自已是不朽的,我們的身體只是暫時的,是我們用來做事的工具。

接著談第四個原則,只要我們的大靈與個體性處於和諧狀態,就會有快樂、寧靜、幸福與健康。不管是被慾望或其他人所影響,當我們的個體性偏離了大靈所為我們鋪設的路時,衝突就會產生。這個衝突就是疾病與不快樂的根本原因。如果都能遵行大靈的指引就能適當的學習到進化所需的特質。而所謂遵守大靈的指示最重要的意涵,就是要從我們的良知、本能與直覺中找方向。top


本文:

要瞭解疾病的本質先要知道一些真理。

第一項真理就是人的內在具有聖靈,也就是所謂的本我、神性、存在、造物主之子。世間供奉這聖靈的寺廟只是神性的一小部分而已,內在與圍繞我們身邊的神為我們規劃一生,而且只要我們願意,他們永遠指引、保護並鼓勵我們,小心翼翼且仁慈地指引我們朝向進化最有利之路,造物主也就是我們更高的本我是巨大能量中的火花,也因此是無敵與不朽的。

第二項原則就是我們存在這個世上的目的,就是要藉由肉身獲取各種知識與經驗,開展我們欠缺的美德並消除缺點以成就完美的靈性。造物主知道什麼環境最適合我們,以協助我們達到這個目標,也因此會將我們放在最適合的地方以完成這項目標。

第三,我們應該瞭解在地球上短暫的經歷也就是我們所知的一生,只是我們進化中的一個小片段,就好像拿學校的一天與整個人生的長度相比一樣,雖然我們目前只能看到並了知到這一個短暫的一天,但是我們的直覺會告訴我們這一世的生與我們的真正的起始相差甚遠,而這一世的死也與我們真正的結束距離很長。我們的聖靈也就是我們真正的自已是不朽的,我們所了知的身體也只是暫時的,只不過是我們在旅程中所騎的一匹馬,或者說只是我們用來做事的工具。

接著談第四個原則,只要我們的聖靈與個體性處於和諧狀態,就會有快樂、寧靜、幸福與健康。不管是被人世間的慾望或其他人所影響,當我們的個體性偏離了聖靈所為我們鋪設的路時,衝突就會產生。這個衝突就是疾病與不快樂的根本原因。不管我們在世間上的工作是什麼,是擦鞋匠、皇族、地主或佃戶、窮或富,只要我們奉行聖靈所為我們選擇的事業,一切就會處於良好和諧的狀態,而我們也可以瞭解不論我們處在何種人生,高貴或低下,這個人生都會具有我們進化所需的知識與經驗,讓我們更容易自我成就。

接下來這個重要的真理,就是對於萬物一體性的瞭解,造物主就是愛,任何我們所知的事物不管是一個行星或一顆小石頭、星星或露水、人或最微小生物都是愛的顯現。或許我們可以將造物主比喻成是散發仁慈與愛的太陽,這個太陽從中心向各方射出許多光芒,所有的人都是光束最尾端的小粒子,這些粒子都是被送出以獲取各種經驗與知識的,而最後也都會回歸太陽中心。對我們來說,每一個光束看起來都是分離與獨立的,實際上,只是太陽的一部分。光是無法分離的,因為一旦一束光停止了,源頭也不復存在。我們或許可以以這樣的方式來瞭解為何萬物是無法分離的道理,雖然每一個光束或許有其個體性,不管怎樣它都只是創造大能的一部分,因此,任何對於自身或他人的侵犯與危害都會影響全體,因為一個小結構的損害都會反應在整體上,而每一個小結構最終都需至臻完美之境。

也因此,我們可以瞭解到我們可能犯的二個重要錯誤:第一項就是內在靈性與個體性的分裂,以及殘忍與惡意對待他人,因為這是違反整個存在的罪,而這二者也都會造成衝突導致疾病。瞭解我們那裡犯了錯 ( 一般來說,我們無法自己獲知 ) 以及努力改正自身的錯誤,不僅會為我們帶來愉快與平和的人生,也會帶來健康。

疾病的本質是善意的,它的目的是將個體性轉向通往聖靈神性之路,也因此我們可以瞭解疾病不僅是可預防也可避免,因為如果我們知道我們所犯的錯,並運用精神與心性的方法改正這些錯誤,痛苦的折磨是沒有必要的。神在給我們痛苦與折磨之前,會給我們許多機會去修正我們自己,因為痛苦與折磨是最後的手段。錯誤可能不是在校的這一日,也就是我們所奮鬥的這一世所犯下的,而且雖然我們的頭腦或許並不知道痛苦的來由,而讓人有種殘酷與莫名其妙的感覺,但是我們的聖靈,也就是我們自己會瞭解一切並引導我們走上正確之路。瞭解並改正我們所犯的錯會縮短疾病並帶來健康,瞭解聖靈的指示並獲取這項知識就不用遭受世間的痛苦與不快樂,讓我們得以愉快與幸福地進化。

在這裡有二項錯誤必須提出:首先,不尊重與遵守聖靈的指示;第二,損害整體性。從這二個道理中,我們瞭解到不應去判斷別人,因為對於這個人是好的事對於其他人可能是不好的。例如對於一個商人來說,做一筆大買賣不僅對自己有好處同樣也有利於他的職員,因此他會需要獲取效率與控制的知識並據此培養所需的各類相關德性,而這與願意犧牲性命照顧病人的護士所需的特質與德性必然有所不同,但是二者如果都能遵守聖靈的指示就能適當的學習到進化所需的特質。遵守聖靈的指示也就是更高的本我,也就是從良知、本能與直覺中學習才是最重要的。

從疾病的本質來看,我們瞭解到疾病是可預防也是可治癒的,而這也是心理醫師與身體醫師的工作,除了給予物質上的療方,讓病人瞭解他們病苦的原因及改正錯誤的方法,讓病人回復健康與喜悅。top

4

自我療癒---疾病之因(三)

摘譯自:自我療癒(Healing thyself)第三章

原著者:Dr Edward Bach ●譯者與摘要者:張伊瑩

摘要:

人類基本的疾病就是像驕傲、殘酷、憎恨、自我之愛、漠視、憂柔寡斷與貪婪這樣的錯誤,這每一種錯誤都是違反整體存在的,這些缺點以現代話來說就是真正的病。這些缺點在日積月累下,就會對身體產生危害引發身體的疾病,這情形將不會停止,一直到我們能成長到瞭解自己的錯誤在何處,不然這種情況將會持續下去。但不用沮喪,藉由找尋我們所犯的錯誤並以努力發展其相對的美德,就可預防及治療疾病。top


本文:

所謂的疾病是一種更深層混亂的最後結果,要完全地治癒疾病,很明顯地,除非疾病最基本的原因被消除,只治療最後的結果並不會很有效率的。人類會犯的一個基本錯誤就是侵害整體的存在,而這導因於自我之愛。所以我們或許可說其實世上只有一種痛苦,那就是不舒服或者說就是疾病。但是因為對於整體侵害的行為或許可區分為各種類型,所以疾病 -- 這類行為的最終結果 -- 也可根據他們產生的原因分為幾個種類,疾病是幫助找出違背神性之律與整體性行為的有用指引。

如果我們對於萬事萬物有足夠的愛,那麼我們就不會帶來破壞,因為愛會幫我們停下可能會傷害其他人的任何行為與思想。但是我們還無法到達這種完美的境界,因為如果我們達到這種境界我們也不用在此了。但是所有人都在尋找並向這種境界邁進,而那些受到苦難折磨的人,也在病苦的引導下朝向這個完美的狀態前進。如果我們有正確的知見,或許我們不僅可以加速到達目標的步伐,也可以讓自己免於疾病與煩惱。當所應學習的功課被完成,錯誤也被消除時,就不再需要任何改正的行為了,因為我們知道,病苦本質上都是善意的,當我們走在錯誤的道路上時,疾病會告訴我們,協助加速我們成就自己的速度。

人類基本的疾病就是像驕傲、殘酷、憎恨、自我之愛、漠視、憂柔寡斷與貪婪這樣的錯誤,而這每一種錯誤都是違反整體存在的,這些缺點以現代話來說就是真正的病。而這些缺點將會持續下去,一直到我們能成長到瞭解這是錯誤的,就是會對身體產生危害的錯誤,也就是我們所熟知的 -- 疾病。

首先,驕傲是因為沒有認清個體性是很藐小的事實,也不瞭解個體永遠是依附聖靈而存在,所有個體所成就的事都不是自己所能獨立辦到的,而是來自內在神性的眷顧。第二個原因就是沒有具備個體與存在相比是多麼微小的認知。因為驕傲會讓人拒絕臣服在造物者的意志之下,所以通常會使人做出許多違反存在意志的行為。

殘酷是一種對於整體的否定,也是不瞭解對別人不好等於是對全體不好這個事實的一種行為,因此是違反整體存在的行為。沒有人會對親近的人如此,但是在整體律的指引下,我們必須逐漸瞭解每一個人都是整體的一部分,而且都與我們非常親近,甚至面對那些迫害我們的人時,我們對他們都只有愛與同情。

憎恨是愛的相反面,也是造物律法的相對面。這是整個神性架構的相反面,也是對於造物主的否定。憎恨只會讓人在行為及思想上違反整體,也只會為人帶來所有非由愛所引導的一切負面事物。

相同地,自我之愛也是一種否定整體的行為,是一種拒絕承擔對於兄弟姐妹應盡義務的行為,我們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為人類謀福利之前,忽視那些在我們身邊需要幫助與保護的人。

漠視則是無法學習以及當真理呈現在眼前時卻拒絕去看的行為,這會讓人做出很多因為處於無知狀態下而產生的錯誤行為,也是當真理與智慧之光出現時根本不會犯下的錯誤。

不穩定、優柔寡斷以及無執行力只會在個體拒絕接受造物主引導時出現,這些錯誤會讓我們因為脆弱而背叛我們的兄弟姐妹。如果我們知道我們就是神力無敵的上帝,這種錯誤就不會發生。

貪婪會讓我們對權力產生慾望,它是一種不尊重每一個人都應有自由與獨立的行為。貪婪的人忽視每一個人來到世間都應自由地在此根據自己內在神性指引進行進化,使自己更加獨立,能自由不受阻礙的行事。但是具有貪慾的人卻企圖指揮、塑造及命令他人,篡取上帝的權力。

這些就是所謂真正疾病的例子,也是我們所有痛苦與煩惱的根源。每一個缺點如果一直重複出現的違反上帝旨意,這就會產生衝突,最後反映在身體,為自己帶來某一類型的疾病。

我們可以來看看一些疾病的類型,以幫助我們發現促使內在分裂的錯誤。例如,驕傲是一種心性上的傲慢與僵化,它會使我們的身體產生僵直不靈活的疾病。疼痛則是殘酷所帶來的結果,從疼痛中人們將會學習到不要將這種痛苦施加於其他人上,不論是帶給別人肉體上或心理上的痛苦。憎恨的懲罰就是孤獨、尖銳難以控制的脾氣、強烈焦慮及歇斯底里。而一些屬於內省性的疾病如精神官能症、神精衰弱及這些會奪取生命樂趣的類似問題,是由過度愛自己所引起的。漠視及缺乏智慧就會讓人在日常生活中遭遇許多困難,此外,假如在真理顯現,人們還是一直拒絕去看時,近視、視覺、聽覺障礙的發生就是最自然的結果。心情不穩定則人的身體容易發生一些移動及協調性的問題。而貪婪及宰制他人的結果將會使這類人成為自己身體上的奴僕,他們的各種慾望及雄心壯志將會被疾病所阻。

此外,身體那一個部分會發生問題也不是偶然的,他們依著因果率而發生,也因此可以做為幫助我們做為辨識的指引。例如,心臟是生命與愛之泉,一旦出問題通常是因為這個人的對於人性的愛沒被開發出來或是被錯誤地使用。如果是手發生問題通常意味行為的失敗或錯誤。而頭腦是控制中心,如果受到侵襲表示這個人對於自我的控制力有所缺乏,這些都是隨著定律而生的。我們都知道許多事情的發生常是突發情緒下的後果,例如剛聽到壞消息時所受的驚嚇。如果像這類小事都會影響身體,那麼像靈與身體間的衝突,對於人們的影響該會是多麼嚴重與根深蒂固。而我們也不用問,像疾病這麼劇烈痛苦的起因,是不是只從今天才開始的呢?

但是不用沮喪,藉由找尋我們所犯的錯誤並努力開發其相對美德的方式,就可預防及治療疾病,不是要直接將錯誤拔除,只是要把其相反的美德之流帶進來,就可以把這些謬誤從我們的天性中清除。 top

 

 

5

奧修大師對疾病的看法

摘自「靜心與健康」 ( 上冊 ) ---- 奧修出版社

問: 你曾經說過,西方的醫學必須將人看成是一個整體,當他接受治療的時候,不能只治療那個生病的部份。能否請你就這一點再解釋詳細一些?

奧修答: 比方說你在頭痛,他們會給你吃阿斯匹靈。阿斯匹靈並不是在治療,它只是使你沒有覺知到那個症狀。阿斯匹靈並沒有催毀那個頭痛,它只是不讓你去知道它而已。它使你混亂,那個頭痛還是存在,但是你己經不再感覺到它,它產生一種忘卻的作用。

但是為什麼一開始會有頭痛存在?一般的醫學並不會去管它。如果你去找一個醫生,他不會去管說為什麼一開始你會有頭痛。你就是有頭痛!對他來講問題很簡單:「那個症狀存在,你就服用這個藥,然後那個症狀就會消失。」那個頭痛或許會消失,但是隔天你的胃部或許會有些不舒服 --- 另外一個症狀出現了。

人是一個整體,一個有機的統一體,你可以將一個問題推向一邊,它將會從另一邊來呈現出它自己,它要到達另外一邊或許需要一些時間,但是它一定會到,然後如果你又從那一邊將它推開,它又會走到另外一邊 … 人有很多邊。它繼續從一個角落被推到另外一個角落。

經過了這一切的周旋之後,你會變得越來越生病,而不是越來越健康,有時候小病反而被搞成大病,比方說,如果頭痛不被允許,胃痛不被允許,背痛也不被允許,任何疼痛都不被允許,當身體有任何疼痛出現,你就立刻服用什麼藥物來阻止它 …. 如果好幾年下來,你都繼續用這樣的方式來壓抑它,那麼有一天,所有那些疾病都會累積在一起,以一種更有組織的方式呈現出來,它可能變成癌症。所有那些症狀都加在一起,就好像爆炸一樣呈現出來。

為什麼我們還不能夠找到癌症的藥?或許癌症是所人類壓抑疾病的表達。直到目前為止,我們知道如何壓抑單一的疾病,但癌症並非一個單一的疾病,這是一非常仕性的攻,它是一個全然的攻擊 --- 所有的疾病都結合在一起,手牽著手,它們己經形成了一個軍隊,而它們在攻擊你。那就是為什麼醫藥會失敗,現在似乎不可能找到任何對癌症有效的藥。 ......................................................................................................................................................................................................................

宗教的態度是去看它的根源,而不是去看症狀,那就是我說的「諸佛的心理學」。如果你在頭痛,那並不是你的疾病,事實上,那是來看你身體的一個訊號說在源頭的部份有什麼東西弄錯了 ------- 要追到源頭!找出到底什麼東西弄錯了。頭痛只是在給你一個訊號,一個危險的訊號,一個警告說:「要注意去聽身體,有某些東西弄錯了,你做了什麼不對的事,它破壞了身體的和諧,不要再做它了,否則頭痛將會繼續提醒你。」

頭痛並不是真正的疾病之所在,頭痛並不是你的敵人,它是你的朋友。它是在服務你。當某些東西弄錯了,身體應該給你一些警告,這對你的生存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你並沒有去改變那個錯誤,反而將那個警訊熄掉 — 你吃了一片阿斯匹靈。這是很荒謬的。這就是發生在醫學的情況,這就是發生在心理治療的情況--- 只是治療症狀。top

 

「寶瓶同謀」對身體疾病的看法---Marilyn Ferguson

摘自寶瓶同謀 方智出版社

身體的心

我們對腦的研究做得越多,就越了解心與疾病之間的關聯。血壓、心跳速度、免疫反應、賀爾蒙,一切的一切,都歸腦掌管或直接影響。 腦的機制連有一個警示網,而且擁有一種難以理解的天才,能夠將失調的狀況組織起來,以適合我們大部分神經的想像。

古語說,說出你的毒藥。這句話完全可以用在疾病的語意學和象徵之上。譬如,如果我們覺得苦惱 (PICKED ON) 或者別人使我們脖子痛,我們就會實實在在的做出這個隱喻 … 這個隱喻可能是粉刺,也可能脖子痙攣。我們如果遇到令人失望的關係,我們就會說我們心碎。這一點,現在的研究顥示,心臟病就和孤獨有關。在動物的研究上,動物的心臟病往往是腦的一個部位長久以來一直受到強烈感情的刺激而成的。在動物腦裡面,這個部位和免疫系統有關。所以,心碎有可能演變成冠狀動脈病變,成長的需求變成腫瘤,感情的矛盾變成偏頭痛,嚴苛的變成關節炎。這裡,每一隱喻都是潛在的,真正的實現。

不論是癌,是精神分裂,還是感冒,一切疾病都源自身心 (BODYMIND) 。巴斯德 (Louis Pasteur) 生前有一個人一直與他對立。這個人堅認疾病的原因在於遭受細菌入侵的人的扺抗力,而非細菌本身。巴斯德一直到臨死前才承認他正確。 他說,那是由於地勢的關係。路易 . 湯瑪斯在「細胞的生命」 (The Lives of a Cell) 中指出,我們的身體常常對無害的細菌也會有歇斯底里的反應。這些入侵者似乎勾起了我們古老的記憶,而我們似乎是在對一種宣傳起反應。事實上,我們大部分時候都隨便自己的五角大廈擺布。

健康,就是我們的身體有能力從新資訊中創造意義,將它轉變。如果我們有伸縮性,能夠適應環境的變動 — 例如病毒、溼氣、疲勞、春天的花粉等 --- 我們就能夠抵抗高度的壓力。

關於免疫系統,最近出現了一個激進的觀念。這個觀念使我們了解,我們體內的醫生如何維護我們的健康,又為什麼有時候失敗。身體,經由免疫系統,有它知的方式。這個方式與腦知的方式並行不悖。這個免疫系統與腦連接。免疫系統這顆心有它一個「我」的動態形象,有它將環境裡的噪音 — 包括病毒、過敏原 — 轉為有意義的動力。這顆心之所以排斥某些物質,對這些物質有劇烈的反應,並非舊範型所說的,是因為這些物質是外來物的緣故,而是因這些物質沒有道理,沒有辦法納入原先秩序井然的系統裡面。

免疫系統有很強的能力與可塑性,能夠從環境中創造意義。可是,由於它又與腦連接,所以就易於遭受心理壓力的影響。形究顯示,悲傷、焦慮這一類壓力狀態都會改變免疫系統的能力。我們有時候之所以會找到病毒或過敏反應,那是因為免疫系統運作低於常態的綠故。

這個免疫系統是有記憶的。有一次動物實驗清楚的顯示了這種記憶的精巧。這實驗裡 , 實驗者拿一種無害的藥配合制免疫劑 — 抑制免疫系統的藥動物吃。這種形下,如果後來只給動物吃那種無害的藥,即使經過了幾個月,身體還是一直在學習抑制免疫系統。就是這樣的情形 , 當我們生活遭遇壓力時,如果加上一些無害的刺激或暗示 ( 如過敏原,或使我們聯想到其他事的事情 ) ,慢性疾病就發生了。這個病而且要等壓力己經解除以後很久才會消失。我們的身體是會記得生病的。

癌症,當然,就是表示免疫系統的失敗。我們大部分人在生命的某些時候體內總會有一些惡性細胞。但是由於免疫系統很有效率的驅逐了這些惡性細胞,所以才沒有演變成臨床的癌症。所有與癌症有關的心理因素裡面,最確定的就是壓抑的感情。有一個研究者說,很多癌症患者的臉都很像著名的 Grant Wood 繪畫裡「美國歌德建築」 (American Gothic) 。

癌症病人比一般病人不容易記住自己做的夢。婚姻狀況比一般病人多變化 ( 分居、離婚 ) ,罹患一般所知反應心理衝突的疾病 ( 胃潰瘍、偏頭痛、氣喘 ) 也比較多。各種研究顯示,癌症病人容易壓抑自己的感受,大部分與父母關係不親密,難以表達生氣。一項研究顯示他們非常固執,比一般病人比較不自動自發。一個癌症醫生講到他的病人的時候說,他們典型的在生活中都曾經歷過一些裂縫例如失望、期望落空等等。這種成長的需要似乎變成了生理的隱喻。

悲傷的情緒沒有表達出來,就會壓制免疫系統,因而推動病理。研究顯示,一個人如果配偶死亡,接下來幾星期之內的免疫功能便會降低,美國波士頓地區的一項研究顯示,因為嬰兒瘁死症而失去嬰兒不久就懷孕的母親,有百分之六十會流產。所以這項研究報告呼籲這一類母親應該等到身體不再感覺悲傷的影響後才懷孕。

 

回到上面

 

 

關於我們 英國花精 課程介紹 公佈欄 聯絡我們

英國花精工作室 0921828020,0921615444 violetchang113@yahoo.com.tw